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藏文版首页
首页 > 道次言教 > 正文

格鲁派三皈依观修初略法

    发布:  2015-02-12 21:54:24    

         三皈依观初修略法
        (一)何故修定
        一,一切成佛功德,皆由定生。二,不修定不能生智慧,一切佛法知见,皆成与世间学问知识无 异,不能断烦恼,对境临事,不能起作用。三,不修定,持戒不能调柔,身心无止恶修善之大能力。四,修定能引生喜触及轻安,使人自然乐于修行。五,修定能引 发神通前相,使人自于佛法生起信心(但非专为求得神通)。六,修定能调节精神,治疗疾病,补益体力;但使坐时姿势如法,即不能用心,亦有此作用(然不可一 心注意求身体上之利益,应加入皈依三宝之信心,及四谛之了解,否则恐增加身执,且不得三宝加持力,身体所得利益亦小也。)
        (二)何谓三皈依观
        修观即是修定。依佛法中严格的定义,要得定以后所作的观方得名观。最初将三皈依观颂文记熟以 后,依颂中所说的观境(月轮阿字上师三宝光明等),令心于所缘境,继续安住,不散乱,不昏沉,不掉动,能生身心轻安喜乐。生起喜乐方名得止。得止以后,所 修的观,方名为观。止的作用在使心住于所缘境上,不驰散于其余的境。观的作用,在使心对所缘境上,起简择的作用(譬如头顶字白色,如果现为黄色时,由观 的力量,能纠正他,使他复为白色。如字的o如果现为方形椭圆形等,由观的力量,能判别其错误而使之复为圆形。又如人是否可以永远不死,能判断其决不可 能,都是观的力量。)由如法修观能得止,得止以后观更殊胜。再如法修观,止又更殊胜。如是互为因果,便名止观双运,亦名为禅,亦名为定。此定以三皈依为观 境,故名三皈依观。
        (三)何故初修应观此三皈依观境
        一,皈依三宝为佛法入门故。二,三宝为一切佛法之总体故。三,观三宝境易得加持故。四,为生信故。五,为生起暖位故(佛言于我法中,但生欢喜,即名暖位。观三宝功德令生欢喜,易生暖触。)六,具摄一切四禅四空四无量生圆次第无边观法之基础故。
        (四)如何修三皈依观
        (一)积集资量 一,从敬信上师之前受三皈依。二,守护三皈依戒及所受别解脱戒不犯。三,从上师前听闻三宝功德及四谛道理,读诵思维,得其大要。(皈依发心摄要颂,菩提道 次第科颂,无常颂等应读。)四,于财色名食睡,能见过患,能远能离。五,于饮食、衣服、卧具、医药随得喜足。六,不得追求事业,作诸杂务(在家人应于正当 职业中抽出暇时,但能屏除非分妄想,无谓应酬及娱乐事,即有暇时矣。)(定道资粮颂应读)
        (二)选择处所 一,不当风。二,不潮湿。三,不妨碍他人。四,洒扫清洁。五,若有佛堂,即于佛堂中;若无佛堂,随适宜处均可敷座。座位应稳固,不可听其动摇不宁;不可太 高,高则心易惊怖;愈低愈好,但以不受潮湿为度。敷座之物,以软草为宜,不可太厚,易生热故。座位不可太狭小,致两膝局促。座位应平坦,或后部稍高,决不 可使前部高于后部。六,坐处光线不可太强,令心散乱;不可太黑暗,易生昏沉睡眠。
        (三)趣入方便 一,于上座修观前,饮食不可过饱。二,应于三宝前以身力修供事,礼拜供曼荼供水等,以此眼前所修福业,能速引生禅定福德之果。且由运动身体之故,易生暖触。三,应将手足头面洗沐清洁,涕唾排除净尽,宽衣缓带,使全身先有轻颂舒快之感。
        (四)坐时威仪 一,金刚跏趺如佛之威仪而坐,令两膝与尾闾三点,支持全身之重量。从两膝引一直线与两腿构成一正三角形。全身之重心,即在此三角形之中心。不能金刚跏趺 者,半跏趺亦可;不能半跏趺者,架马亦可;但必不可舒脚坐。然欲禅定成就,终须学习金刚跏趺。如是坐者,姿势安稳,如大龙蟠,任坐若干时间无踝骨酸痛之 病。以肢体盘曲故,全身之气,自然聚敛,于定极为有益。二,身不可太向前,亦不可太向后。从发际上四指顶门之处,垂一直线,令此线通过喉心丹田,与地面成 垂直线即可。脊柱不可令曲,亦不可用力。挺直坐下之时,先将腰身伸直,然后放下,使脊柱节节相拄,自然身形端正,久坐不疲。三,两肩齐平,不可左右低昂。 两臂置于身之两旁,令与身平。两手心向上,右手压左手,两手拇指端相拄。手掌边沿靠腹部,手背置两足上。四,头微向前倾,作垂目观鼻之意。不可太倾太仰或 偏左右。五,眼不太张太合,作注视鼻端之意(不可真用力观鼻端,久则目睛痛。)目光意注鼻端,鼻端与心垂直。两手心及两足心皆趣向聚合于肉团心,如是则全 身精神皆聚矣。六唇齿随其自然;但不可张口呼吸。七,舌或言应令著上腭;但人舌有长短,亦不必强。八,息出入不可令作声,不可粗猛,不可急,不可滑,应令 轻细至自己亦不感觉气息之出入;但不可注意令细。若注意令细,则气息反粗矣。别处所说数息之法此处亦不用,因光明之收放,即含调息之意。气息不仅从鼻孔出 入,全身毛孔,亦有呼吸之作用也。坐时下部应覆令温暖;暑天至少亦应覆以一层单布。身之上部应稍凉,不可过暖,易生昏沉。头之后部及颈后不可使受风,天寒 应以披单覆之;但头之前部顶门以前万不可盖覆。
        (五)发心大要 一,思维自身,人命无常,在呼吸间。一息不来,三途六道,流转何所,毫无把握。若不修定,临命终时,自己如何作得主宰?二,思维自身,无始以来,流转生 死,备膺万苦,以至于今,不知出离之道。今幸得遇此殊胜禅定法门,真有断烦恼出生死之功能,云何不修。三,思维父母众生,与我同在三界火宅之中,无有解脱 之道。今我幸遇此法,若不勤修自求证入,云何能以此展转教他共趣大般涅槃菩提之果。四,不可起名闻利养心。五,不可起求胜过他人之心。六,不可盲无目的, 堕于愚痴。七,应发自利利他种种善愿。
        (六)正修观境
        (1)理观 一,总观三宝
        释尊既证觉 转四谛法轮 五比丘得度
        三宝依次兴
        观想本师释迦牟尼佛,在鹿野苑,说四谛法,我即五比丘之一,亲闻说法,如对目前想。
        二,总观四谛
        知苦思断集 慕灭乃修道 四谛先说苦
        佛意至微妙
        思维三界中无一处不苦,苦的来源是烦恼与业,烦恼业苦完全寂灭的境界,应当希求修证。能证的方法,略则戒定慧,广则八万四千法门,摄之则为三十七道品,再摄之则为八正道。尤为重要之中心结晶,则为我现前所修之观法。(若广观者,应加入菩提道次第乃至法蕴足论四谛品。)
        三,别观苦谛
        我与诸有情 罪苦逼身心 三苦八苦等
        多劫恒相侵
        思维我与父母众生,往昔由烦恼炽盛,造诸罪业,感得现前苦果,逼恼身心。苦中有苦苦,乐中有 坏苦,不苦不乐中有行苦。生有生活逼迫之苦,老有龙钟昏愦之苦,病有展转呻吟之苦,死有风刀解体四大分离之苦,更有悍妻逆子等,怨憎会遇之苦,如是皆苦苦 也。兵燹流离,家庭惨变等,有恩爱别离之苦;求荣反辱,事与愿违,有所求不得之苦,皆坏苦也。而三界一切众生所不免者,则为五蕴迁流之苦,亦曰行苦。(参 考菩提道次第)如是诸苦,我等无始以来,饱经痛楚,不知求出。
        四,别观行苦
        展转受诸苦 性迁流无常
        思维我等无始以来,受此诸苦,此息彼生,出水入火,无时暂息。
        五,无常想
        一期业报尽 终当谒死王 生者莫不死
        死时谁预知 临时何法避 死已何所之
        思维我身,报尽命终,定有死之一日。思维现生所见所闻,眷属亲朋,奄忽物化,不知凡几。以彼 例此,知我决定亦不免死。又复思维现见婴孩夭丧,壮夫暴卒,种种横死,知我死期不知何时;出息虽存,入息难保。又复思维现见有财有势聪明勇健之人,临命终 时,或医药罔效,或势穷力竭,无不束手就死,知我死期到时,决定无避免之道。一息不来,三途六道,漂流何所,前路茫茫;若不修行,毫无把握;修行而不刻实 精进,亦无把握。(参考无常颂菩提道次第。)若修行有成就者,先能预知时至;欲留寿者,可修长寿之法;死后往生何所,因果分明;益以定力愿力,亦自可主宰 也。
        (2)事观 六,死想
        我今作死想
        思维人命无常,在呼吸间。勿谓今日不修有来日,今年不修有来年,即现前此刻,一息不来,一切不能放下之事,不由你不放下;一切不得了之事,亦只有以不了了之。即此便是放下万缘,息心入定之唯一妙法。观想自身,身冷气绝,肢体僵直,现前便是一具死尸。
        七,不净观九想
        ①②③④⑤ ⑥ ⑦⑧⑨
        膀胀青瘀坏 血涂脓烂蛆 化蛾飞身外
        所余惟白骨 自他皆如此 历历观分明
        贪欲顿休止
        观想自身死已数日,渐渐变坏,如闻臭秽之气。初皮肤变紫;次肌肉肿胀;次一处一处变青色;次 一处一处恶血浸出成紫黑色;次皮肉坏烂;次坏血涂满骨骼之上;次血腐成脓;次见肌肉脏腑溃烂,一块一块,脱落地上;次见坏烂血肉,尽生蛆虫,遍身钻吃,将 腐肉食尽,化为飞蛾飞去不见。修此观者,能愈疾病。如身生疮者,想患处为虫所食,病即易愈。自己观成白骨。复观自己平时所爱之人,毕竟亦成白骨,贪欲自 息。或有平时蓄恨之人,观彼与我毕竟皆成白骨,嗔心自息。试将刘邦项羽白骨置于一处,试观其复能斗争否。我与我之仇怨,势力及所争,均不如刘邦项羽,亦复 皆成白骨,尚何争竞之有。(若不能观全身者,散乱重者,应从足大趾上指许大一块观起;昏沉重者,应从额际指许大一块观起,渐及全身。)
        八,白骨流光想
        粗重烦恼断 流光遍大千
        思维自身已成白骨,粗大之贪嗔悉皆止息。然后观想自身骨节,一一洁白光莹,如白玉所成。一一 骨骼之中心,各有一红线,放出光明,如电灯泡中之铁丝。光明射出白骨之外,笼罩全身,成一白光团。初时前后左右上下各一舒手远(即使其光成一半径一舒手远 之球形是)。以后每次修观逐渐加大,乃至遍于三千大千世界。放光加大之法,要有一定界限。譬如一舒手远,次加至满一室,次加至满一屋宇,次一村一邑一国一 洲等。若不如是渐加,徒想遍于三千大千世界,实则心力仍只能及于极小之范围也。如是观者,能治骨骼中病,能使骨力强健。
        九,对治沉掉修止法
        散乱及昏沉 对治知止处 二病俱无时
        所止复相异
        如是观想之时,若心散乱,不观想所缘白骨光明之境,而想其他之境界,对治之法,应注心想二足 心。若心昏沉,所观想之境不大明显,应注心想于眉间。头部有病之人,应多于下部注心。下部有病之人,应多于头部注心。初修定及用脑之人,以注心足心为宜。 初修定不能即希望得定,应以长久工夫,对治散乱昏沉。散乱昏沉对治了,定就成了。对治散乱昏沉的方法很多(参考定道资粮,止观略法,菩提道次第)。最简单 的,除上述方法外,坐的姿势,散乱多的,头应稍俯;昏沉多的,头应稍仰。散乱多应合目,昏沉多应张目。散乱多应坐光线稍暗处,昏沉多应坐光线稍强处,皆是 也。散乱时应引心向内,使住于一简单之境;昏沉起时,应令心稍用力,增加观境显明之程度。不散乱不昏沉时,应注心于脊骨末端。随时注心此处,于体力之增 强,及修定气道之调节,有大作用。
        十,童真想
        白骨渐生肌 复还假合躯
        观想白骨中红线放出光明,成为肌肉,丰腴润泽。放出之光明亦收回,成十五六岁童子相,勇健活跃,欣欣向荣,充满生活能力。如修黄文殊者,于此即修文殊观,持文殊咒。作是观者,能令延年不老。
        十一,白毫想
        眉间白毫光
        观想自己眉间,出一白光,平射向前,如手电筒。
        十二,月轮观
        月轮妙莲花
        观想白毫所射之处,蔚蓝净天空中,现一月球,清辉湛然,如中秋月,不高不下,正对自己眉间。其大如盘,在己面前一二丈远之处。作是观者,能增长白菩提。月轮之下,承以鲜洁之莲花,或作杂色。
        十三,阿字观
        观想月轮之中,现一阿字(梵文藏文汉文均可),作水晶色。阿字是无生义,是缘生性空义,是无我义,是一切法无自性义。
        十四,皈依上师观想法 (甲)观师相好
        阿字化师尊 三轮字安立 自体亦同安
        惭愧求加持
        观想月轮放大,直径丈余。月轮乃一大白光聚,并非质碍之物体。其中阿字转变成为恩德最重得法 上师之相,著三法衣,现比丘相,跏趺而坐。其体性即是三世诸佛三宝及一切承恩上师之总集。如是坐于莲花座上,月轮光聚笼罩之中,观上师顶门有白色(嗡 字),表身轮之功德;喉间有红色(阿字),表语轮之功德;心间有蓝色(吽字),表意轮之功德。自身顶门喉间心间,亦有如是嗡阿吽三字安立。此三字,即 是诸佛身语意三密之标相。安立此三字者,能得诸佛之加持。若魔于定中现作上师形相,来作损害,安此三字,彼相即不现。如是观想显现已,次应思维,上师与 我,本来具足诸佛三轮功德之体性,平等无异。上师已修证,已成就,三轮功德,与佛齐等,而我尚于身语意三门,起惑造业。虽幸遇上师之悲愿摄引,而自身懈怠 放逸,于本具之三轮功德,仍复不能现证。以此对上师前生大惭愧,虔诚祈请,恳乞加持。加者,谓由我虔诚恳祷故,感得上师三轮功德不可思议之力降入我身,增 长我自身本具之三轮功德。持者,谓由彼不可思议力之作用摄持,能令我本具之三轮功德发起作用。加持之理,如无线电,装置之条件适合,即能起交互之作用。上 师有如是愿力,我有如是如法之至诚祈请,即能发生加持之力用也。
        (乙) 观师功德
        具德我师尊 悲智无伦比
        总观上师功德,与诸佛无异。别者,依菩提道次第所说善知识十种功德,及上师供所说密乘善知识 十种功德,观上师于此二种十德无不具足。(若实不具足者,应作具足想。)一切诸佛功德总摄为悲智,上师悲智,与佛齐等,莫可比伦。又诸佛悲智业用,唯为度 生,我由无始生死以来,诸佛出世,无福值遇,未蒙度脱,刚强难调,沉沦于生死大苦海中,唯有我具德上师,于无方便中巧设方便,多方摄引,开示此完全次第迅 速易入之修定法门,使我由此渐次进修,得出生死,是于一切诸佛之中,于我尤有殊恩;悲智业用,即诸佛亦莫伦比也。
        (丙)观师传承
        上溯释迦佛 祖师相衔接 佛慈悲福智
        修证师悉承
        传承不断,法流清净,则加持之力亦殊胜。昔时有钦差至拉萨,患水土不服之病,医者谓应饮以汉 地之水则愈。于是使人从成都运水至拉萨,每日只宿于有井水处,即将所运之水倾于井中。次晨复自井中汲水搬运前进。如是经数十站之路程,始达拉萨。钦差饮其 水,其疾果愈。盖水性之不同,由于水中所含藏之微细生物不同而起差别,如江河之水及海中之水,其生物即不同也。成都之水,倾入沿途井中,其所含之生物,于 夜间又复繁殖。次晨汲起之水,仍与成都之水所含生物无异,故能愈病。与成都新汲之水无异,承传之理亦复如是。若自释迦佛以下师师相授,有不断之传承者,其 功德加持之力,即与佛相等。今此法之法流,得之藏地者,自释迦佛至阿底峡尊者,印度祖师,有不断之清净传承。阿底峡尊者到西藏之后,以三皈依法,救济西藏 佛法之紊乱,有皈依喇嘛之称。阿底峡尊者以后之法流,宗喀巴大师集其大成。自释迦佛至老喇嘛康萨仁波卿共二十八代。中间历代传承祖师,无一人非大成就者。 我等现前得法上师,受皈依修法于跑马山降巴仁波卿,老格西仁波卿,嘎登寺老嘎登尺巴,及老喇嘛康萨仁波卿。汉地之法流,则得于临济正宗第43代上佛下源老 法师;实集合汉藏清净法流之汇归。是故释迦世尊所有功德,皆为师所承受。上师之功德即与佛无二无别也。
(丁)忏罪求加持想 (子)忏师前所生罪 (初)忏罪想
        我违师言教 或扰乱师心 不信且轻蔑
        口毁谤辱骂 打师滥用物 等罪皆忏悔
        观想自己面对上师之前,追忆依止承事不如法所生一切巨细诸罪,克诚披露,痛切忏悔,作是念 言:"上师慈悲,愿忆念我,我于依止上师以来所有不能如教修行违师言教之罪,愚蒙无知扰乱师心之罪,不见功德腹诽不信之罪,不念恩德不敬轻蔑之罪,乃至口 出毁辱之言,身为凌蔑之行,滥用师物不知护惜,所有一切依止承事未能如法之罪,如是等罪,应感三途极重苦果;设生人中,不得遇善知识,不得听闻法要。以是 思维,生大恐怖,起大惭愧,诚心忏悔,后不复造。惟愿上师慈悲,许我忏悔,为作加持,令罪清净。"
        依事师五十颂,菩提道次第亲近善士法,别解脱戒依止法及事师法,检点自身每日言动,若有不如法处,一一忆念忏悔。)
        (次)加持甘露灌顶想
        师尊大慈悲 欣然加矜许 闻思修证德
        及佛加持力 照我妙光明 如甘露灌顶
        喉心及脐下 四射遍全身 一一毛孔间
        罪化黑气出
        观想上师博大慈悲,护念于我,犹如一子,闻我忏言,特加哀怜,熙怡微笑慰言:"法子,汝能忏 悔,是乃健儿。后当责心,慎莫放逸。"作是语时,上师身中所有听闻读诵分别观察三藏十二分教闻慧功德,观察无常苦空无我等理思慧功德,暖顶忍等修慧功德, 回向四果五道十地等实证功德,及得佛传承加持一切与佛齐等之三轮功德,悉化为光明之相,由顶上字放出白光,喉间字放出红光,心间字放出蓝光。三处光 明射我头顶。我之顶门有一小孔,如宝瓶口,直达脐下二指节处。光明至我顶上,化为甘露,如白乳汁,亦如溶酥,自顶门徐徐灌下,细细降流,不偏不曲,经过喉 间心间,直达脐下。流经之处,悉生清凉之快感,如盛暑天,得饮清冷之泉水也。甘露流至脐下,四散遍灌全身。身中罪业魔障病患,悉被冲刷,从毛孔中,化为黑 气之相而出,犹如夏雨时行,沟渠盈溢,所有积聚污泥垢秽,悉皆荡涤无余。黑气既出,全身悉为甘露充满,有充实膨胀之感。如炎热时,观想甘露充体,如披薰 风,如浴清泉,烦热悉除,作清凉爽快想。如寒冷时,观想甘露充体,如拥薰炉,如浴热水,寒冻悉解,作温暖舒适想。且作师之一切功德,我已决定获得想。
        (后)转加父母有情想
        父右母则左 怨前恩亲后 地狱乃至天
        六分作围绕 功德诸光明 三度尽量施
        其相复如前 尽出诸黑业 皈依我本师
        定中诚恳念
        观想现在父母,在我左右。(凡作一切善法时,悉应观父母与我同作。)平生于我最有恩之人,在 我背后。平生于我常作相违之人,在我面前,于彼亦作爱敬如父母想。在父母怨亲之外,有与我非怨非亲之六道众生,彼等亦皆是我父母。(参考初发菩提心修行观 法方便颂)面前天道在中,修罗在左,人道在右,背后地狱在中,饿鬼在左,畜生在右,成一大圆形,围绕而坐。法界众生,悉皆摄入,无一遗漏。思维我今受此甘 露灌顶之乐,应令一切有情同我享受。我今具足上师一切功德,应令一切有情亦皆具足。如是思维,即时观想,己身周身毛孔,放出白光,照一切有情之顶,如上师 为我灌顶之相。各各有情之罪障等,悉从彼身毛孔化为黑气散去。各各有情身分,悉为甘露充满,放出白色光明。我与父母有情,异口同音,念"南无古"若干 遍,将光明收入自身。(以下二段,亦如此作观。)
        (丑)忏违越诸律仪戒罪
        五逆及十恶 犯三皈五戒 乃至诸律仪
        次二忏如前
        如前观想,对师忏悔,作是念言:"上师慈悲,愿忆念我,我名某某,所作罪堕,五无间罪所属之 类,十不善道之类,违越皈依学处之类,别解脱戒相违之类。(五戒,八戒,沙弥十戒,比丘、比丘尼,各随所受之戒,思维戒相,追忆所作,如有违犯,应见罪见 堕,说罪名数,别别忏悔。)如是等等,犯罪众多,应感极重苦果。今对师前,无覆藏心,发露忏悔,不敢复作。愿师慈悲,许我忏悔,为作加持,令戒清净。" (甘露灌顶,转加有情,悉同前。)
        (寅)忏违越菩萨戒罪 菩萨戒诸罪 次三至诚忏 安慰及加被 一一同于初 观想同前,面对上师,忆念所作违越菩萨戒之罪,而作忏悔之启请,作是念言:"上师慈悲,愿忆 念我,我名某某,作某某事,违越某某菩萨戒条,坏菩提因,障菩提果,失大义利,当堕苦趣,生大恐怖,起大惭愧,克诚忏悔。愿师慈悲,为作加持,令罪消灭, 善根增长。" (应参考文殊五字真言念诵法菩萨戒略颂,菩萨戒颂,菩提道次第,瑜伽菩萨戒品,梵网经。)(甘露灌顶,转加有情,悉同前。)
十五,皈依佛观想法 (甲)观佛功德及相好即师即是佛 无边相好现以前观想师之功德,即佛功德。(参考皈依发心摄要颂,宝相赞佛所行赞,法蕴足论四证净品,三尊胜赞供养法等所说佛宝功德。)以前观想师之相好,换成释迦佛面貌,即是佛相。如是观者,所观佛相,奕奕如生,不致成金泥造像,无有生气。又如是观者,易成佛师不二之想。
(乙)忏罪求加持想 (卯)忏佛前所生罪
        昔曾以恶心 出佛身中血 或以轻慢语
        评佛像丑恶 质当贸易像 恶心毁坏塔
        违越佛语等 众罪悉忏悔 初中后复三
        三度佛光被 断德与智德 一切皆给与
        转加父母等 于佛尽皈依
        观想自己,面对佛前,五体投地,求哀忏悔,作是念言:"大师慈悲,愿忆念我。我从无始以来, 或以恶心毁坏佛像,或轻慢语评佛像丑恶,(只可说塑匠铜匠画匠技艺不好,不可说佛像不好。凡是佛像,没有不好的。)以像取利质当贸易,(佛像可送与具信者 供养,不可取利;请佛像者酬工本时,应作供养想。)或以恶心坏佛塔庙,(好心改建庄严拆毁者不犯。)不遵经律,违越佛语,如是等罪,应感三途极大苦果。设 生人中幸遇佛法,久不开悟,徒劳无果。以是思维,生大怖畏,克诚披露,求哀忏悔。惟愿大师,许我忏悔。"(甘露灌顶,转加有情,悉同皈依上师观法。)灌顶 已,想世尊断尽金刚习气,现证无上正觉之功德,我悉获得。我与父母有情异口同音,念"南无布达耶"若干遍。
(辰)忏违越诸律仪戒罪 (巳)忏违越菩萨戒罪 (悉同前)
        十六,皈依法观想法 (甲)观法宝体相及功德
        佛前十二部 教证光炽盛
        观想佛前三藏经籍,玉函金帙,相极庄严。是佛四十九年金口所说名句文身十二分教,及诸佛菩萨声闻圣众内心所证功德光明。(参考皈依发心摄要颂,宝相赞,法蕴足论四证净品,三尊胜赞供养法等所说法宝功德。)
        (乙)忏罪求加持想 (午)忏法宝前所生罪
        愚迷谤正法 以经作货物 质当及取利
        以伪乱正法 露置及跨越 与秽物杂置
        评论说法人 辩才有无等 依法所生罪
        一一披诚忏 二番及三番 如前求忏悔
        佛音施安慰 法光三度临 转加诸有情
        于法尽皈依
        观想自己对大师前,至诚忏悔,作是念言:"大师慈悲,愿忆念我,我从无始以来,所有执此轻 彼,愚迷谤法之罪;货卖经典,质当取利之罪;断章取义,伪乱正法之罪;暴露经典,不知珍护之罪,跨越践踏,秽物杂置不敬之罪;评说法人辩才有无轻慢之罪。 如是等罪,今皆忏悔。惟愿慈悲,许我忏悔,为作加持,令罪清净。"如是白已,观想大师,欣然矜许,慈音安慰。法宝放光灌自顶门,观想同前。甘露充满全身, 作三藏十二部教证功德皆获得想。教典不能解了者,悉能解了;不能记忆者,悉能记忆;不能现证者,悉能现证。如是想。次复观想己身光明,转加父母有情。我与 父母有情,异口同音,默念"南无达磨耶"若干遍。
(未)忏违越律仪戒罪 (申)悔违越菩萨戒罪 (悉同前)
十七,皈依僧观想法 (酉)忏依僧宝所生罪
        文殊及普贤 观音金刚手 地藏虚空藏
        弥勒除盖障 佛侧八菩萨 次十六尊者 长老身子等 阿含经有名 毁谤贤圣僧 与破和合僧 夺物并分类 不信僧伽耶 因而取邪见 酬护法有阙 依僧所生罪 一一皆忏悔 五逆及破戒 如前依次忏 僧宝发慈音 三度垂加慰 光明无量集 黑尽白光出 父母及六道 于僧尽皈依观想八大菩萨十六尊者,阿含经中有名舍利弗等大阿罗汉及诸护法,侍立佛侧,自己面对诸贤圣 前,作是念言:"诸大菩萨现前圣众,愿忆念我。我从无始以来,所有分门别户毁谤贤圣之罪,我慢僻执,破和合僧之罪,夺僧资用侵损僧物之罪,于七众中分别党 类之罪;观寻过失不信僧伽之罪;虽信佛法不信僧宝邪见之罪;酬谢护法供事阙略之罪,如是等等,犯罪众多,应堕三途;虽得为人,幸遇佛法,障入大众,不得享 受僧中利益。以是思维,生大怖畏,惭愧忏悔。惟愿诸圣,听我忏悔。"如是白已,僧宝各各三轮放光,异口同音作安慰语。其光集我顶上,甘露灌降,观想同前。 转加父母有情,与我共同默念"南无僧伽耶"若干遍。
        (戌)忏违越律仪戒罪 (亥)忏违越菩萨戒罪 (悉同前)
        十八,三宝加持想
        三宝同放光 一一顶总集 甘露注如前
        如佛度一切
        观想三宝同时放光,光明皆集合于我顶上,化为甘露,灌我顶门,其相如前。观想自身病魔罪障,悉化黑气,冲刷而出。黑气既尽,全身光明充满,功德如佛无异。复从自己全身毛孔,放出光明,为父母有情灌顶。父母有情悉皆成佛。
        十九,法界光明想
        黑气已无余 光明照法界 各各身发光
        自他遍无碍
        观想我及有情,身中病魔罪障,悉已化黑气而出,消除净尽。各各身分皆光明蕴。我之心间有一明 灯,光照尽法界一切有情。各各有情心间,亦各有一明灯,光明遍照法界。(若不能观心间灯明者,不作是观,但作光明互遍之观亦可。作是观者,只作数分钟,不 可久。)我与一切有情,光明互遍互入,自他无碍。其光不放不收,湛然静住,作不来不去,无出无入想。
        二十,内曼荼拿想
        皈依三宝竟 众生归一心 法僧入佛心
        佛师体无二 乘光入我心 三者无差别
        观想从佛心间放光,光触法宝、僧宝。法宝化为光明收入佛心,僧宝化为光明收入佛身。我心放出 光明,照触一切父母有情,悉化光明,自我身毛孔,收入我心中。我之心中,有一莲花月轮。六道众生,细如微尘,于月轮之上安住,其相如在外时。观想对面之 佛,现比丘相,其体即是上师不异。观想佛相收小,高六寸许,乘光至己面前三四尺处,面对自己。佛座之高下,与我鼻端平。次观佛在己顶门之上,面向于前。莲 座去顶上五六寸。次观佛相收小,大如橄榄核,自顶门孔中降下,坐于心间有情围绕之中,即佛即师,亦即是我之自心。观想佛心放光,为心间有情灌顶。有情身分 放光,又收入佛心。如是三次作。心间有情,悉皆成佛。我心与佛,与一切有情体性是一,故曰心佛众生,三无差别。随时观此内曼荼那,则我与佛及法界众生,随 时共住不离,利益甚大。
        二十一,二空观
        心境两俱空 即成二空观
        观想心间之佛,心中有一蓝色(吽字)。其字放光,照触心间有情,悉化光明收入佛身。佛身亦 化光明,唯余吽字。其字放光,照触腹中脏腑,悉化光明。腹中光明充遍。若火大盛者,观其光蓝色,作清凉想。若火大弱者,观其光红色,作温热想。平等无病 者,光作白色想。其吽字或不观亦可,是名内空观。作是观者,能治愈脏腑中疾病。脏腑机能有不健全者,能为补治。次观光明向外发,身如凝酥遇热溶化,自身亦 空。光明所触,身外器物,墙壁山河大地,亦复成光。是名外空观。
        二十二,大空观
        大空明无尽
        观想光明放出,先只一舒手远。(或由吽字放出,或不观吽字,唯观光明。)次再加一舒手远。如 是加数次,以后每次加一里。如是加数次,以后每次加五里十里百里千里,乃至遍满三千大千世界,光明无尽。若第一舒手远光作白色,第二层作黄色,第三层作红 色,第四层作绿色,第五层作蓝色,如虹彩形。如是色彩间别,则能分出远近矣。
        二十三,幻身显现想
        光明集座来 显现幻月莲 吽字化我身
        观想光明从边沿渐渐收回,如镜面呵气收缩之状。最后收至自己现在座位之上。座位莲花之上,平置月轮之垫。月轮之上,显现竖立红色字,光明收入字之中,转成自身之相。
        (七)出观须知 一,应将皈依观颂文,从头默念一遍。二,将二手心搓热,搓拭面部,然后张目。三,张目徐顾四周,了知我身现在何处。四,思维我今已出定,次复当至何处,当作何事。五,徐摄衣整带安详下座。
        (八)观境认识 一,初修观者,妄想甚多;入座修观,比不修时,妄想更多。此乃初修必经之阶段。如法修观,久久妄想自止。不可因入座便起妄想,便放弃不修。二,若身上某一 部分发生跳动,或房屋振振作声,此乃将生触之相,不必恐怖,亦勿执著。三,若身上发生冷触或暖触感觉不适者,此是禅病,应禀承上师对治之;感觉舒适者,此 是生触之相,不可执著,应作空观,或修菩提心,愿众生悉得此乐。再依自己所修之法,照旧修习,其乐自然渐更增长广大。四,观中见胜妙境界,应知悉是如幻显 现,不应执著,著即成魔。如见佛及本尊现相,应修供养,发殊胜愿。五,若见可惊可怖境界,应作空观,并修忏悔。六,若定中受惊动,身上某一部分感觉不适, 如法再修一次,其病即愈。
        (九)初修要诀 一,不可畏难。众生之心,无始以来,在世间法中转。世间应事接物,境极繁复,不觉其难,以熟习故。心难趣定者,以未练习故。若今不练习,始终无熟习之时。 二,不可无恒。三,初修每次时间不可太长,每次至少五分钟亦可,以后渐渐加长。四,每日至少修四次。五,每次应将全部观法,略修一遍,于中提出一段专修。
        (五)三皈依观摄一切佛法
        (一)摄三十七道品 观不净、苦、无常、空,摄四念住。忏悔求加持摄四正勤。生起意乐,精进修习,能生止观,摄四神足。于上师三宝及戒皈依,即是修信等五根五力。七觉支是定之支分。八正道是修得成就之应用。故三十七道品,无不摄入此中。
        (二)摄一切禅法 一切观境,皆所以修寻伺,由寻伺引生喜乐,即入初禅。由修皈依三宝及戒,并观四谛理,得内证净,即入二禅。引生妙乐,即入三禅。修空观等舍念清净,即入四 禅。修内外空、大空,即修空无边处。修诸观境,即修识无边处。心境俱空,即无所有处。观一切众生罪清净,即修悲无量。为一切众生加持功德,即修慈无量。观 一切众生受禅悦解脱无上菩提之乐而生欣喜,即修喜无量。等观一切众生皆我父母,即修舍无量。皈依师修依止法,是三士道之前导。观无常,畏罪业,皈依三宝, 是下士道。修四谛观法,是中士道。修加持众生离苦得乐,心佛众生无别,是上士道。自观与师佛不二,是密乘道。月轮阿字光明等,是法身修法。童真想自观成 佛,是报身修法。幻身显现,自身放光加持众生,是化身修法。上师修法,是圆成次第上师瑜伽之基础。光明观是相明力明之基础。不净想对治贪欲,四无量对治嗔 恚,光明观对治昏沉睡眠,修依止法及戒对治掉悔,皈依观对治疑盖。光明收放,所以修出入息。死想诸大分散即所以修界差别。观境转变,即所以修缘起性空也。
        (三)摄法蕴足论 修戒忏悔,摄学处品。修依止法,摄预流支品。修皈依及戒,摄四证净品。修四谛四禅为证四圣果之因。依此修行,即入四通行数,随得喜足。勤修此定即四圣种, 修戒忏悔即四正胜,修定即摄四神足。观不净、苦、无常、无我,即四念住。观四谛理即摄四谛品。依此修定,即是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觉支等品,依此 对治烦恼,即摄杂事品。能修之作用关于根品,能修之所依体属处、蕴、多界品。观生死苦,依此修行而得解脱,属缘起品。
略举数例,可见此法具摄大小显密说修一切法门也。
海公上师 于民国十七年初传此法,至今将二十年。历次所传,除加详加细外,无丝毫之增减出入,可见法印决定,无改无疑。初传唯有口授,嗣由景诰初居士集为颂文,经
上师鉴定。历次传法,以此为定本;惟颂文简括,次第转移,非经亲传,不能趣入。间有同学,年高事冗,无暇多闻。一次得法,次第未能全记。谨依历次亲闻口授津要,笔之于此。劣慧浅学,罣一漏万,聊为禅观之助,幸勿转示外人为要。释隆莲识。

分享到:  
29.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