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藏文版首页
首页 > 佛教典籍 > 密宗 > 正文

圣文殊真实名经释(5)

    发布:  2015-10-08 11:10:53    

圣文殊真实名经释•至尊文殊加持速降雨水云赞之雷音——第五品由第六种姓金刚界赞颂至尊文殊品释

雍增·益西坚参释

华锐·罗桑嘉措译


三、通过各个种姓方式广释文殊之名分为五种:以六种姓赞颂圣文殊;以五智一一赞颂;摄集诸广赞之义而做赞颂;说明真实名经之利益(功德);表明圣文殊真实名经之心咒。

()以种姓赞颂圣文殊者再分为略述以六种姓赞颂及广释六种姓。

初者略述以六种姓赞颂。

【华

如是正觉出有坏

正等觉佛阿中出。

阿是诸字之妙胜,

是大利益殊胜字,

是以内出无有生,

远离於汇聚言词,

是诸说之因殊胜,

令诸词句极明显。

【释

如是正觉出有坏

究竟正觉啊中出

啊者一切字中胜

是大利益微妙字

诸境之内出无生

即此远离於言说

是诸说中殊胜因

令显一切诸言说

仁钦曲扎译师

如是佛世尊,正觉阿字生

阿字为最胜,大义微妙字。

大息即无生,远离于言诠,

最上诠说因,能显诸言辞。

就是说,在前文第四品中,由十二元音所象征的方便与智慧之道圆满究竟中能成就智慧之身,以及其中有种姓的分类之理如同前文已说。成就至尊文殊之身与说名之类别者是这样:显现於无二智慧身中的名为“正觉出有坏”(佛、薄伽梵)圆满正等正觉佛、一切种姓之遍主大金刚持是从阿中出生。

如何出生者,对於阿有了义与不了义二者,由不了义之阿作一切字之因,从此中产生八万四千法蕴,修持八万四千法蕴精华要义中能成就无二智慧之身大金刚持。

了义之短阿者,是第底(中脉)之中的不散,从此中显现光明,从光明俱生智慧中就能成就无二智慧身遍主大金刚持果位。由於这种种原因,诸多续部中说,阿是一切字中极为殊胜。

如是由阿能作大的利益,“是大利益殊胜字”的“殊胜字”之对字(梵藏对照)者梵文为“阿恰”。阿恰含有“字”与“不变”两个意思,大译师(仁钦桑宝大译师——译者)译为“字”。若以“不变”来讲,通过了义而修习阿之义中会成就无二智慧身,该身虚空未毁尽之际是永远不变的金刚之身,因此以阿能做大利益的原因亦在於此。

以不了义而言,其它诸字依靠舌、上腭、唇等尚能发音,阿字不依赖这些却能直接从内腔流露发出,因此对於舌颚观待字性中无有出生(意思是阿字不依赖於舌颚之字的体性中——译者)

阿字远离了诸字汇聚的言词,非是如是之言词,而是成为诸字之命根(中心)是作言说一切名词(名与词)之因素。阿字成为(诸字之)命根中,就能此中表明出名词之字,以及从其中广泛显示出偈颂等。

“如是正觉出有坏,”等这二偈颂是修持密宗一切无上部的精华之中的精华无二智慧之身的究竟秘诀,是密中之密,奥中之奥之处,所以修习诵持真实名经的行者们,应当观想至尊文殊之身,并要思维:什么时候才能通达此等秘密之法,身心中何时才能产生此等诸义。应当至诚地向至尊文殊做祈祷发愿。

(二)广释六种姓者分为四类:由五智赞颂至尊文殊;以四身做赞颂;以十波罗蜜多做赞颂及以四事业做赞颂。

1、由五智赞颂至尊文殊者再分为五类:以妙观察智作赞颂;以大圆镜智作赞颂;以法界性智作赞颂;以成所作智作赞颂;以平等性智作赞颂。

(1)以妙观察智作赞颂。

【华译】

大供养者大贪欲

一切有情令欢喜。

【释译】

大供养者是大欲

一切有情令欢喜

【曲译】

大贪大供养,众生皆欢喜。

就是说,六道的一切有情自无始以来,因为恶习之故,对於贪境心生欢喜,不通达其(贪境)本质而心生贪恋积集恶业受生轮回,不断遭受痛苦。对此等有情,至尊文殊心生悲悯,以欲治欲的方式传授善巧之教诲,与触受淫乐之大欲相顺之道,使(有情)从根本断除欲望。贪欲清净的妙观察智是一切诸佛心生欢喜的大供养。由如此之妙观察智而现起於本尊身者,即是语金刚。以此(语金刚)而赞颂了至尊文殊。

这些道理在《阎摩敌王续》(《大威德金刚续》)中说:

“贪欲金刚本性您,阎摩敌尊极怖畏,

与金刚语最相应,顶礼赞颂金刚语!”

这是通过语金刚赞颂至尊文殊的。

(2)以大圆镜智作赞颂。

【华译】

大供养者大瞋恚,

诸烦恼之大怨敌。

【释译】

大供养者即大瞋

一切烦恼广大怨

【曲译】

大嗔大供养,诸烦恼大敌。

就是说,一切有情自无始以来,因恶习之故,对不悦意之境心生瞋恨,由此而造恶业后承受轮回总若,以及尤其遭受难以忍受的三恶趣诸苦的有情,(至尊文殊)以悲悯观视(这些众生)后,至尊文殊为了度化这些瞋恚有情,现忿怒身相,以善巧方便之化身,息灭诸有情之烦恼,故而赞许(文殊菩萨)是一切烦恼的大怨敌。此等善巧方便的事业,就是让一切佛心生欢喜的大供养也。至尊文殊现忿怒之王阎摩敌(大威德)身而犹如食三界那样作了威猛庄严之事业,这些道理是按照《大威德金刚续》中的广述作了解释。

总之,大多数续部中虽说瞋恚清净法界性智及愚痴清净大圆镜智,可这里是依据《无垢光论》中所说瞋恚清净为大圆镜智,很多先辈大德也是按后者解释,所以这里也是照旧《无垢光论》所说。

(3)以法界性智作赞颂。

【华译】

大供养者大愚痴,

愚痴之心除愚痴。

【释译】

大供养者是大痴

亦愚痴心除愚痴

【曲译】

大痴大供养,能除痴心愚

就是说,诸有情自无始以来因愚痴之故而漂流於轮回之中,(文殊)由於悲愍不忍,至尊文殊放出断除愚痴之暗的慧心之光明,消除了诸有情的愚痴。轮回的根本愚痴之究竟对治——现起於证悟法界性智本尊身相后行利众之事。即是让诸生起欢喜之心的供养之最。这些道理在《阎摩敌续》(即《大威德金刚续》)中说:

“阎摩敌王极怖畏,愚痴金刚体性您,

诸佛导师之本性,顶礼赞颂金刚身!”

如同文中,赞颂至尊文殊为愚痴金刚。

(4)以成所作智作赞颂。

【华译】

大供养者大忿怒.

生大忿怒之怨敌。

【释译】

大供养者即大忿

即是忿恚之怨仇

【曲译】

大怒大供养,大怒之大敌。

就是说,诸有情自无始以来因恶习之故,对於他人的富饶圆满难以忍受,以愤怒嫉妒之心积累了恶业而在轮回总苦及特别在三恶道中不断遭受痛苦,至尊文殊於悲心不忍,为了除掉诸有情之妒忌,显现於嫉妒清净成所作智自现的本尊身中,而广利有情之事,这就是使诸佛菩萨心生欢喜的大供养,也就是使诸有情产生痛苦烦恼忿怒(诸魔)的大怨敌。此道理在《阎摩敌续》中赞叹至尊文殊说:

“嫉妒金刚本性您,阎摩敌王一切业,

与金刚身极相同,礼赞手持宝剑尊!”

(5)以平等性智作赞颂。

【华译】

大供养者大贪恋,

令断一切诸贪欲。

【释译】

大供养者大贪欲

一切贪欲皆除断

【曲译】

大贪大供养,能除一切贪,

就是说,诸有情因为贪恋身命财富而漂泊於轮回之后,至尊文殊悲心不忍遭受巨大痛苦的这些众生,通过显现於贪欲身、财富之悭吝清净平等性智的本尊身中,使断除诸有情的所有贪欲,故赞叹为大贪恋。由如此善巧方便之道度化诸有情,就是让诸佛及佛子心生欢喜的大供养。

这里说“大贪恋”者,是指诸佛对於普天下的有情如同视为独生子,以此慈悲之心经常思念而住,称之为“贪恋众生”,这在诸多续部中所说。如在《阎摩敌续》中赞许至尊文殊为悭吝摩敌(大威德)及离间金刚。

2、以四身作赞颂者分为四类:以大乐身作赞颂;以圆满受用身(报身)作赞颂;以法身作赞颂;以化身作赞颂。

(1)以大乐身作赞颂。

【华译】

极大贪欲大安乐,

极大喜悦大欢喜。

【释译】

大欲即是於大乐

大安乐者大喜足

【曲译】

大欲与大乐,大喜大庆慰。

就是说,诸有情自无始以来因恶习之故,贪欲五妙欲(色、声、香、味、触),由此而累积恶业,系缚於轮回中不断受苦,至尊文殊於悲心不忍,通过对症下药,契机之化身向诸有情说法,首先令有情成为法之种姓(具备闻法的根性),之后促使他们引发慈悲菩提心而成为大乘种姓行者,然后传授灌顶成为密宗之法器,再宣说趋五欲乐道方便之秘诀,令生俱生大乐之智慧,赐施如此之俱生大乐智慧的秘窍,使贪著五妙欲入其道,令诸有情引生喜悦欣喜之心。这是佛之一切事业之中成为最殊胜的无上方便,因此在此续中对此义赞誉为大欲、大乐、大喜悦、大欢喜,对每一个含义都用“大”作赞颂。此义即是无上密法之究竟秘窍教诲,如《密集金刚根本续》第六品中说:

“意者喜悦而欢喜”……。”

表明了从其中成就光明,又从此中成就幻身的道理。

(2)以圆满受用报身作赞颂。

【华译】

体大之中亦极大,

颜色甚广身高大,

名又遍扬刹土广,

大坛城者甚广大。

【释译】

大境色与广大身

大色并及大形像

大明及与大广大

大中围者是广大

【曲译】

大相及大身,大色及大容,

名闻大广博,广大曼荼罗。

就是说,一切体中最大最殊胜者就是以相好装饰的身体。自从最初获得该身后乃至虚空未尽(毁灭)之间不变并相续不断,因为这就是圆满报身之故名曰“体亦极大”。圆满受用身又是化身之基,所以极为殊胜。

“颜色甚广”者,就是说圆满受用身,如同纯金色之光而放出光芒遍及照亮一切虚空,一切颜色之中其色极其广大殊胜无比。

“身高大”者就是说,至尊文殊显现获得无上正等正觉相,名曰“佛一切视”(即佛遍知),该(佛)身比十方诸佛之身还要高大, (出现“身高大”的一佛),“佛一切视”的菩提树能普及十个三千大千世界之范围,将要出世这样一位(大佛),如在《文殊庄严刹土经》中所说。

“名又遍扬刹土广”就是说至尊文殊之美名遍扬於佛的一切刹土,比诵持其他诸佛之名,若能诵持至尊文殊之名及诵读“佛一切视”(文殊菩萨成佛的名号)之名其利益(功德)更大。

“刹土广”者就是说“佛一切视”的刹土,佛刹等同与诸多恒河沙数(数量等同)的辽阔刹土会出现,这在《佛说文殊刹土经》中所说。

“大坛城”者,就是说在至尊文殊的坛城中十方诸佛菩萨会集一处,所以象虚空一样广大。

(3)以法身作赞颂。

【华译】

大智慧剑持手中,

烦恼铁钩大殊胜,

名誉遍扬极广大,

显大光明极显明。

【释译】

持於广大智慧器

钩烦恼钩大中胜

普闻妙闻皆广大

显中即是广大显

【曲译】

持大智慧剑,胜大烦恼钩,

大名大美誉,大光大明照。

就是说,至尊文殊自昔时发菩提心开始,对于犹如大海(广阔、甚多之义)般的佛子行,夜以继日不断地学修,为了调伏烦恼,从不离身地执持观如所有及尽所有的大智慧宝剑,犹如以铁钩调伏未曾驯服的大象那样,以分别察智调伏烦恼及其习气,渐次趋入地道(十地五道)后。以金刚喻定断尽烦恼及其习气,所以对此等智慧就赞誉为“大殊胜”。

至尊文殊在学道位期间,通过分别察智调伏烦恼的过程在《云海赞》(即:《至尊文珠赞·能使文殊欢喜之云海赞》,此文是宗喀巴大师著的“四大赞”之一,笔者已译为汉文并作了解释,不久会与读者见面——译者):

“饮实执酒酩酊大醉失去分辨取舍慧,

烦恼恶毒鼻手整个毁坏善根之树木,

贪爱之索牵引此心追随名利母象后,

放逸森林之中到处乱串难调此狂象。

念知拘谨绳索紧系缚,并以清净锐利理智钩,

无数圣者所趋及赞许,令入殊胜缘起道轨中。

无厌此理精进勇猛心,无量劫中反复做熏修,

如同幻化三摩地金刚,让它边执大山只存名。”

以金刚喻定断除烦恼及其习气后获得菩提者:

“复次对於无量诸佛祖,极妙供云之海令生喜,

无垢喉中发出梵音声,由一密意所说妙教诲,

息灭轮回百病甘露食,恒常依止甚难趋入道,

佛子广大妙行之彼岸,趋入智慧之身强壮时,

一切实执始终不能害,破除所有错觉无障碍,

成为一切三摩地之王。名曰犹如金刚三摩地。

尊者现证此道依此力,犹如幻术一样显现境,

以及梦中清晰可见心,一切觉现趋向法界性。

为此如同根坏之树木,彻底铲除一切执实种,

救星您同虚空永存间,法身之中怎能有动摇。”

获得法身后,虽於该身中没有动摇,却因发愿之故而化身於普天下后广利有情之事的时候,“诸佛唯一之父——至尊文殊”的大美名遍扬於所有世界中,因此赞颂至尊文殊为“名誉遍扬极广大”。

至尊文殊之无二智慧意的大光明十分明亮,若尽虚空边际的无论任何一位有情祈祷的话,都能赐给智慧的极亮大光明,所以赞许为“显大光明极显明”。

至尊文殊获得菩提后,法身之中不动摇却能清晰观视一切所知(一切事理)在《云海赞》中说:

“如是依怙法界之中丝毫没有起动摇。

一切所知清晰显现如同镜中所现影,

或像空中出现彩虹互不混杂尽知其,

妙智您之无比智慧刹那之中亦如是。”

(4)以化身作赞颂。

【华译】

智者执持大幻化,

大幻化者成利益,

大幻化者喜中喜,

大幻化者如幻术。

【释译】

解者执持大幻化

大幻化中成利益

大幻化内喜中喜

大幻化中施幻术

【曲译】

善巧持大幻,成办大幻事,

喜以大幻喜,施大幻幻化。

就是说,至尊文殊获得圆满受用身后,於此身中不动之时,由善巧方便对於遍及虚空的一切有情,适应各自之良缘而现身(化现)说法,因此是“执持大幻化”,并以如此幻术的大幻化(变化)而饶益诸有情的事业,由此等幻术之大变化使诸有情欣喜,所以是令一切有情皆大欢喜。

至尊文殊广做如此善巧方便的大变化,该事业与魔术(幻术)相似,实属稀奇!至尊文殊施展魔术那样,对於普天下的一切有情,契合各个(有情)的心意,同一时间内化现无数(身)而饶益(众生)者在《云海赞》中说:

“殊胜福德无量因中所生妙身极其美丽尊者身,

尽虚空际无量殊胜刹土之中对於众生似魔术,

有时诞生又在它刹显现菩提之相导师您之身,

此妙庄严此地它地诸众虽成遍知不可言说矣!”

3、以十波罗蜜多做赞颂者分为十种:以布施波罗蜜多做赞颂;以持戒波罗蜜多做赞颂;以忍辱波罗蜜多做赞颂;以精进波罗蜜多做赞颂;以禅定波罗蜜多做赞颂;以智慧波罗蜜多做赞颂;以力波罗蜜多做赞颂;以方便波罗蜜多做赞颂;以愿波罗蜜多做赞颂;以智波罗蜜多做赞颂。

(1)以布施波罗蜜多做赞颂。

【华译】

大施主者最为尊。

【释译】

大施主中最为尊

【曲译】

首要大施主

就是说,从最初发菩提心开始,通宵达旦地学修菩萨的广大妙行,佛子之妙行虽有无数,但在十波罗蜜多中均被包罗。对於十波罗蜜多中的布施波罗蜜多如何所修之理是从发心起,对身、财富、善根等刹那间亦不生起归为己有之心,而唯独是施舍给有情。总之,以仅仅供养三宝及给贫穷者施舍财物者而言,未入道的普通有情们也有所具备,但这些不能称为菩萨行。菩萨行者是指大菩提宝心之力也。通过菩提宝心给乌鸦施舍一把食也能进入佛子行(菩萨行)的行列。

至尊文殊自发菩提心起,刹那间亦未生起自利之心,所作的一切完全是利益有情之行,尤其是“引导一切有情没有趋入无上菩提之间,自己誓不成佛而要行持佛子行”,如此发心后对普天下的一切有情接引於无上菩提为贵宾,三门(身口意)所行的一切唯独是饶益(众生)之事,所以称赞至尊文殊为“大施主者最为尊。”

(2)以持戒波罗蜜多做赞颂。

【华译】

大持戒者持殊胜。

【释译】

大持戒中持殊胜

【曲译】

最上持大戒。

总的来说,守护三门(身、语、意)的罪行就是修持戒律(持戒)。若无菩提宝心,仅仅守护三门的罪行就不能进入佛子行中,若欲进入菩萨行,必须由菩提心所摄,不转入自利之心中,以菩提心作为出发点,所做的一切专门利众者就是大乘持戒的修持,这种持戒就叫做大持戒。

至尊文殊在学道位期间,怎样持戒的情况,比其他菩萨更为殊胜,即便在梦中刹那也不做与三律仪的制戒(佛制)有所相违的事。在发心的时候,刹那间(心)也不趋入烦恼而如是发心,一切本生中(传记),不染有俗人仪表的童子之行那样(行持菩萨行),任何时候都不行持烦恼之行,安住(行持)在清净的戒律之中而学修菩萨行,因此诸佛菩萨赞为“文殊童子”。这里亦对至尊文殊赞颂为“大持戒者持殊胜。”

(3)以忍辱波罗蜜多做赞颂。

【华译】

持大忍辱坚定尊。

【释译】

於大忍辱即坚固

【曲译】

大安忍坚固。

就是说,耐怨害忍、安受苦忍和谛察法忍三种,不为自利而以菩提宝心作为出发点修持者就是诸佛子的忍辱修习之理,因此叫做大忍辱。

至尊文殊从发心开始,对这三种忍辱的修持从不懈怠,在饶益普天下的有情之际,粗暴有情、作恶多端、恩将仇报的乌合之众如何伺隙加害,(文殊)却从不发怒、不伤心、不厌恶,继而见爱子掉火坑一样,对那些有情更加产生怜悯,因此又为这些有情的利益精进不息,以德报怨。弱智(一般凡夫)者们难以所修者——佛之行境不可思议、业果之道理不可思议、密咒及药的功能不可思议,以及诸法的究竟真理,远离一切戏论甚深空性之理等,(至尊文殊对这一切)心生极大精进,对甚深之法产生堪忍之心,比其他大菩萨尤为殊胜,具有这种坚韧不拔之心,并以善巧方便施法引导有情趋入学修甚深妙法,所以此续《真实名经》中赞叹至尊文殊是“持大忍辱坚定尊。”

(4)以精进波罗蜜多做赞颂。

【华译】

大精进者是坚定。

【释译】

以大精进悉弃舍

【曲译】

大精进勇猛。

总的来说,乐於善法之心即是精进,但这(微不足道的精进)未入道的一般人亦具有,因此仅具有这微乎其微之精进就不能进入佛子行的行列,所以不能称其为大精进。大精进是指诸菩萨的精进,为了拯救普天下的有情於水生火热的轮回之一切痛苦之中,由此菩提宝心为动机,少许不失坏擐甲精进、摄善精进、饶益有情精进三者,而不断地以恭敬行为与持恒行为勤奋努力者就是诸菩萨的精进修持,这种精进就叫大精进。

至尊文殊菩萨自从发心开始,将解救普天下的一切有情出离于所有痛苦之中为己任,其大无畏精神超越其他佛子,引生擐甲精进之心,在发菩提心的时候曾立弘愿:十方一切佛刹中,由自己引导(有情)趋佛地之佛整个来满(佛刹)之间自己誓不成佛而要行持菩萨妙行,做了如此发心。任何时候都没有失去此等精神和心意的擐甲,不断地增广(发扬广大),为了修习这些(利众的)事业,在住十方无量佛刹的诸佛面前聆闻妙法和供养令生欢喜心等,坚定不移并勤奋不断地修积二种资粮,所以在此续中赞颂至尊文殊为“大精进者是坚定。”

(5)以禅定波罗蜜多做赞颂。

【华译】

大禅定住三摩地。

【释译】

以大禅定住静虑

【曲译】

住大禅之定。

总的来说,对於善所缘境心一境性均说是三摩地。仅这微不足道的禅定未能进入佛子行中,若要趋入菩萨禅定的修持,以菩提宝心作为前提,所作的一切都必须要利益有情为所缘,希望轮回中解救一切有情,为了此事一心一意获得无上菩提,就是大乘禅定的修持,因此叫做大禅定。

至尊文殊,为解救诸有情出离轮回之故,对宝印三摩地、虚空藏三摩地和健行三摩地等千百种三摩地做了修练,稳住此等三摩地中后,对於普天下的一切有情切合各个之界、心意、根性而化身作饶益之事,所以在该续中赞叹至尊文殊是“大禅定住三摩地。”

(6)以智慧波罗蜜多做赞颂。

【华译】

执持大智慧之身。

【释译】

以大智慧令持身

【曲译】

受持大智身。

就是说,证悟通达真理胜义智慧、证悟通达五明(工巧明、医方明、声明、因明和内明;现译为工艺学、医学、声律学、正理学或逻辑学、佛学五大学科——译者)世俗智慧以及证悟饶益有情之理的智慧等,通过菩提宝心为先加以修持使其不断增广者,即是诸佛子的智慧修持,对这样的智慧就叫大智慧。

至尊文殊比其他所有佛子(菩萨)智慧广大,若向至尊文殊祈祷的话,就能迅速赐给通达一切所知(事理)的智慧,(至尊文殊)是集一切佛智於一身者,美名遍扬各处,所以在此续中赞许至尊文殊是“执持大智慧之身。”

(7)以力波罗蜜多做赞颂。

【华译】

大力士者。

【释译】

具足大力

【曲译】

大力。

力波罗蜜多(力度)等四度是从智慧波罗蜜多(般若度)中分出来的。通过不断地增广智慧波罗蜜多趋向殊胜行相之殊胜而分出力、方便、愿和智波罗蜜多。并非是般若中没有包含而另外所有,佛在许多显密经典中说六度,其之密意是修持成就果色身及法身二者必须要学修因六波罗蜜多(或者可以译为:修持色身及法身二种果位,必须要学修六波罗蜜多因素)。通过修持六度不会有不成就之法,以六度修持的话,能成就果位二身,若在六度中缺少一者也就不能成就果位二身,其道理——六度的数位次第决定,如同《经庄严论》中所述。

力度是通过修习智慧波罗蜜多趋向殊胜后,对於获得解脱及一切种智,摧毁设置之内障烦恼与外障广大魔军而获得殊胜威力,叫做力。

对於此力波罗蜜多,在《能仁密意庄严经》中说有十力,其十力是:意乐力、殊胜意乐力或优越意乐力、陀罗尼力或总持力、三摩地力、清净具足力、自在力、辩才力、愿力、渡罗蜜多力、大慈力、大悲力、法性力、一切如来加持力。

这些的意义在《能仁密意庄严经》中说:“(1)意乐力,因不生起烦恼行为之故;(2)殊胜意乐力,因圆满修习地智之故;(3)总持力,因不忘失法之故;(4)三摩地力,因恒常心不散乱之故;(5)清净具足力,因对无量无边的世界之行而精通(善巧)区分之故;(6)自在力,因心中圆满获得一切愿望之故;(7)辩才力,因对於行持佛的一切法而精通区别之故;(8)愿力,因对於一切佛之行不舍行持之故;(9)波罗蜜多力,因以自身圆满成熟佛法,圆满成熟有情,不舍弃利益,一切有妙行之故;(10)大慈力,因救度一切有情不舍弃殊胜妙行之故;(11)大悲力,因拔出一切有情的所有痛苦之故;(12)法性力,因能现行如幻等的法性之故;(13)一切如来加持力,因能现证一切种智的智慧之故。”这就是经中所说的诸力。(不知何故,多出现了三力)。

至尊文殊对於般若修持达到究竟后,对於息灭摧毁内外一切障碍,获得殊胜之力,所以在这里对至尊文殊赞颂为大力士。

(8)以方便波罗蜜多做赞颂。

【华译】

大方便。

【释译】

大方便

【曲译】

大方便

般若之力大大增长后,本已无相执之境(所执境已被断除),以种种方便饶益众生而获得殊胜之力。至尊文殊比其他所有佛子饶益有情之事具有大的善巧方便。在世尊出有坏近前,未能领悟真理之义(空性),对批驳甚深义的无数有情,至尊文殊以善巧方便度化,以及如造作无间业者未生怨王(即阿阇世王,见笔者译的《菩提道次第广论》Pl48——译者),至尊文殊以方便善巧而度化等在诸多经典中做了大量的赞许。

另外,诸圣者菩萨在修习般若之际,对於真实际(空性)刹那刹那入定而能趋入,以及为了对灭真实际(灭谛真实际)做心力修练,也能入定,由此缘故而不堕於下道,并且获得菩提心不断增长广大的善巧方便,故命名“方便而善巧”。

对於此善巧方便在《菩萨地》中说六种内善巧方便和六种外善巧方便,总共有十二种善巧方便。

六种内善巧方便是:1、菩萨具足悲心观视一切有情;2、正确如实了知诸行的本质;3、欲求无上菩提的智慧;4、观依有情而不舍弃轮回;5、依止如实了知诸行后而以非烦恼者心流转轮回;6、依欲佛果而增长精进。

六种外善巧方便是:1、诸菩萨对有情所有微薄善根变为无量果报;2、同样以微薄资粮转修为大的善根;3、能消除对教法敌视有情的瞋恚;4、对教法产生中庸心理的有情引入教法;5、诸进入者(进入佛门)使其成熟;6、诸成熟者让其解脱。这是六种外善巧方便。

至尊文殊对於利益有情之事,获得殊胜的善巧方便,所以在这里(真实名经中)对至尊文殊赞颂为大方便。

(9)以愿波罗蜜多做赞颂;(10)以智波罗蜜多做赞颂(包括愿及智二度)。

【华译】

弘愿海与智慧海。

【释译】

大愿胜智是大海

【曲译】

大愿大智海。

此颂文有弘愿海及智慧海二类,以愿海赞颂者,至尊文殊往昔发菩提心开始(发誓言要)从轮回中拯救普天下的广大有情后引至佛地,其之发心与愿力甚为广大。至尊文殊在发菩提心时,如何发心和发愿者如是:至尊文殊昔时降生於虚空转轮王时,对雷音王如来及其眷属众在许多百千年中用一切供具做供养而广积福德资粮,在该如来面前如此发心:

“生死轮回无边际,其之最后边际间,

於此之间利有情,行持无量利益事。

世间怙主其近前,为成菩提而发心。

所有众生纳为宾,贫困之中要解救,

今日以后如果我,产生贪欲之心念,

就会欺骗住十方,一切正等觉佛陀。

何时获得菩提间,不生瞋心及害心,

嫉妒心与悭吝心,从今以后绝不生。

梵行仪表我要持,罪恶欲望皆舍弃,

对於护戒及柔和,步佛后尘做学修。

我为菩提急不求,成佛信念无此乐,

乃至最终边际中,为一有情持妙行,

无量不可思议之,佛之刹土乃行持。

一切十方各个处,会闻我之美名称。”

如此发心后,又这样发愿:雷音王及其眷属等十方一切诸佛菩萨引为证而祈祷:

“我於何时,十方无量无边的世界中无遮佛眼者视之:所有世尊出有坏,我正确引导(有情)於菩提,我引入菩提心,我清净引入布施,同样我清净引入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和智慧;我促使鞭策,以及我所随显(显示上述诸事)未成就和未看见之间,於此时间内我不成无上正等正觉菩提而不现证佛果。我於何时,无遮佛眼者视於十方中,我未引佛果之此等如来在何时何地看不见的时候,我亦要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菩提而现证佛位(即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世尊(出有坏或薄伽梵),我对於一佛刹未成就与恒河沙数刹土的广阔(佛刹),为了此佛刹之故,从百千万等珍宝中所做及以百千万等珍宝做点缀,若未成三有之顶(高度)等同之间,(我)就不成无上正等正觉菩提而不现证佛果。”而做了祈愿。

“世尊!另外,我使於彼佛刹中生长十个大千世界之量的菩提树,以使此菩提树之光增广这一切佛刹,并祈愿普及一切!”而做祈愿。

“世尊,另外我於其菩提树近前坐下的时候,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菩提而现证佛果后,乃至进入大涅槃之间,虽於该菩提树前未曾起身,但我的化身行至十方的各个百千万亿等无量刹土中对诸有情但愿宣说妙法。”而如是发愿。

‘世尊,另外我愿使我的佛刹中无有声闻,缘觉之名;无有瞋恨、忿怒、隐恶(隐藏罪恶),唯独清净行持梵行的菩萨遍满於这个佛刹,该佛刹中亦无女人之名。亦无胎生;这一切菩萨身着袈裟(褐黄色法衣)并结跏趺坐而化生。该佛刹甚为清净,如来的化身驾赴百千万亿无数十方世界对一切有情演说妙法,这一切从三乘法中开演,除给具有正信的一切有情宣说外,该刹土中没有声闻和独觉,愿菩萨遍满!”

又说:“我之佛刹中,诸菩萨初生时,若他们心中生起食物之感觉之际,须臾刹那间他们的右手中就出现装有百味佳肴之食器,即可他们联想到:(此食)我们若未供养十方诸佛出有坏、未施给被贫穷所迫身受痛苦的有情及没有怙主的众生,甚至受生於饿鬼世界的诸有情在许多千年中亦难以得到唾液者,若不使其饱足,却我吞食的话,确实与理不符而获得斯念。在这顷刻间成就五神通,具足神变飞行於空中,如风那样没有任何阻碍之力前往无数无边的十方世界后,从该食物中取之供养如来声闻僧伽众,并施与贫困饥饿之有情、无依估的众生,受生於饿鬼世界的有情亦以此食而饱足后,向他们讲说佛法,但愿一刹那而复返该佛刹!”而发愿。

“世尊,另外我使我获得菩提之际,我的佛刹中,无数菩萨初生时,他们具足各种宝衣的受用(富有),仅随念之间,欲喜何宝衣就出现与沙门威仪相顺(之法衣),得此宝衣即可联想到:我们若将此等宝衣未曾供养十方诸佛薄伽梵,自己却享用的话,与理不符。如此思念后,他们生起如此之心的顷刻,趋向无量无边的世界中,把这些法衣献披与诸佛出有坏(原文为盖於诸佛),愿复返本刹享用自己所喜欢之宝衣。”而发愿。

“世尊,同样但愿该佛刹中,诸菩萨摩诃萨之受用,以及所受用的一切资具,也供养给佛出有坏及其诸声闻弟子,之后由我们受用;该佛刹中没有八无暇、该佛刹中没有不善之声、该佛刹中没有痛苦之声、该佛刹中没有成为过失之声,以及愿此佛刹中没有不悦意的色、声、香、味、触。”而发愿。

“我令该佛刹中,盈满数百千万亿种种珍宝,由各种牟尼宝装饰,犹如一切牟尼宝所现(於此),这诸多珍宝在十方世界中极为稀有,以前未曾看见而唯独不曾有(的诸宝),若要说其名(诸宝名)也要经过百千万年,如此多的牟尼宝遍满整个佛刹。在此佛刹中,有些菩萨若思维:乐于能见此佛刹由金所成,就能看到以金所成(之佛刹);乐于见由银形成而思念后就见以银所成(之佛刹)。其他人也不会成为以金不成者(形成之义)。同样以吠琉璃中形成、以水晶中形成、红珍珠中形成、玛瑙中形成、冰珠石中形成;同样以各种珍宝因中形成、檀香中形成、沉香中形成、达嘎日(香)中形成、藿叶香中形成、蛇心旃檀中形成、红檀香中形成。若谁如何所思(之相的佛刹)就如此看见,相互所见的佛刹均不相同,见者各异。此佛刹中除了其菩提树中放光,以及各个菩萨中放光明而明亮之外,日月之光亦不明,星辰、珍宝、火、电或其他有情之光也不明亮。不用说其光照射范围多广,甚至百千万亿无数佛刹均被此等光所照耀。该佛刹中由於诸菩萨之心意的差别,有花开花闭、随心现时节而受用。同样除前述所有之外,并无昼夜之说;该佛刹中亦没有寒与热,亦无老病死;若有哪位菩萨欲证佛果,就驾赴其它世界,并到喜足天后现证菩提而成佛。该佛刹之空中有千万亿铙钹之声音相续不断恒常发出。这些钹中不会发欲望之声,却发出般若声、佛声、法声、僧声、菩萨经典正法之类别声(菩萨藏法类别声),若有菩萨欲视该如来时,或行或住或至或上或存等,彼等欲到彼地想见该佛的心生起的顷刻间他们就能看到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佛——“佛一切视”(遍知佛)坐在菩提树下。能於此看见安坐,看见彼薄伽梵的须臾间断尽他们(众生)心中的疑惑、犹豫、踌躇、对法的疑窦等一切问题。愿不易理解的那些法句的意义全部通达!”等等比其他佛子发愿更为广大。所以在此续中赞颂至尊文殊为弘愿海。

以智波罗密多做赞颂。

智慧海。就是说圣者菩萨们大力增广般若的能量后,对於智慧获得自在,特别是至尊文殊对获得自在无与伦比,如同前面已说对至尊文殊称为“智慧身者”,是集诸佛菩萨智慧於一身者而著称於世。所以在该续中赞颂至尊文殊是智慧海。

4、以事业赞颂至尊文殊者分为四种:以化身事业做赞颂;以报身事业做赞颂;以法身事业做赞颂;以俱生身事业做赞颂。

(1)以化身事业做赞颂。

【华译】

大慈本性是无量,

大悲愍者殊胜心。

大智慧者具大心,

大智善巧大方便。

【释译】

大慈自性无量边

亦是大悲胜智慧

有大智慧具大智

大解即是大方便

【曲译】

无量大慈性,大悲最上心,

大智及大慧,大巧大方便。

就是说,至尊文殊悲心不忍普天下的有情被业烦恼所系缚堕於轮回受苦,为了从轮回中拯救之故,为成无上菩提而发心,对於诸有情的事业(利益),毫不自主地由缘慈缘悲之心所促使,为了成办无上菩提,在无数大劫中广积二资粮,获得无上菩提后亦不贪爱安住於寂静安乐,对於普天下之有情契应各自的根性、界和心意而现身说法,勤奋成办一切有情具足安乐的方便,并对於成办远离痛苦之方便刹那间也精进不息。

仅念诸有情遇到安乐(之心),对於个别未入道的一般有情亦具有,声闻缘觉亦具有,使一切有情具足临时与长远(暂时和究竟)的所有安乐为己任者,非大乘者不具有(除大乘行者外其他行者不具有),所以使一切有情具足安乐为己任的慈心就叫做大慈心。

对慈心而言,有缘有情之慈心、缘法之慈心和缘无缘之慈心(即缘不可得慈,属於空性之缘)三种。缘无缘之慈是大慈或最殊胜。

至尊文殊从发菩提心开始,就应允引普天下的有情於无上安乐佛果之中,如何发愿允诺就按其愿而行,所以至尊文殊的慈心是无等大慈。如此伟大的雄心之慈,他的对境是缘普天下的一切有情,因此以对境(所缘)说为无量。因广大心量难以揣度之故,以能缘之心意而言也是无量的。引生这等慈心的利益是无法估量,由于无边的缘故,以利益(或功德)来说亦是无量的。同样,悲心亦是如此。仅念诸有情远离痛苦,对於有些未入道者亦具有,声闻缘觉亦具有。让一切有情远离痛苦而为己任者,一般平庸者和声闻独觉众皆无,所以是大乘不共之心,故对如此之悲心就叫做大悲悯心。

该大悲悯心的无量之理如同前文解说的大慈心那样,此无量心之理在《中观宝鬘论》中说有四种无量,如该论(即《中观宝鬘论》中说):

“一切十方於虚空,以及地水和风火,

如何无边乃同样,痛苦有情亦无边。

此等无边诸有情,菩萨以大悲悯心,

诸痛苦中被拔出,确实引於佛位中。

如是坚忍不拔心,未眠或虽睡眠时,

清净发愿而开始,虽有放逸诸有情,

无边之故如有情,恒常积集无量福,

由此无量福德因,获得佛果无有难。

菩萨居住无量时,为利无量诸有情,

因获无量菩提果,行持无量诸善法。

由此菩提虽无量,亦以无量四类集,

过不多久之时内,如何不能获佛果?!”

同样在《入菩萨行论》中也说:

“若人略微做思维,疗愈诸有情首疾,

具有如此利益心,就获无量诸福德。

况欲消除诸有情,各自无量不安乐,

又为各自欲成办,无量功德何须说?!"

无量和殊胜心二者,结合大慈大悲二者,结合该二无量者如同前文已说毕。所言殊胜心者,就是由大慈和大悲所鞭策后,成办无上菩提之心意是一切心中为最,是一切心意之最,是一切精神之最,以及赞为一切善中最为殊胜,如《入菩萨行论》中说:

“即使父亲或母亲,谁有如此饶益心?

纵使诸天或天仙,或者梵天有此否?

这些有情在昔时,自利之心在梦中,

尚且未曾梦到时,何况生起利众心?

他者自利亦不生,为了利益诸有情,

此等心之殊胜宝,无上稀有却诞生!

一切有情所喜因,有情诸苦对治法,

菩提宝心之福德,对此怎能有测度?

仅仅思维饶益心,尤胜供养诸佛时,

对於一切有情众,勤作乐事何须说?!”

又说:

“何人对於失安乐,具有多苦诸有情,

通过诸乐使满足,断除一切诸痛苦,

愚痴诸惑亦消除,与此善心何能比?

此等善友何地有?此等福德何处有?

以恩报恩此善事,尚且可以做称赞,

未曾受托行饶益,此等菩萨何须说?!

对於少数有情一般食,刹那施舍有情一微食,

凌辱得到却只半日饱,众人恭敬称为作善事。

长期对於无边诸有情,心中思维善逝无上果,

圆满究竟一切所欲事,恒常施舍一事何须说?”

如此之一切善心之最——大慈及大悲二者引生的菩提宝心增长,必须要广积福德资粮、要如实了知经典之密意、要宣说道不错谬(正确引导)的善知识所摄受而获得善巧方便的窍诀(需要上述三者),所以在此续中也说“大智慧者具大心”。如同前面所说的若成为具有慈悲之大心者,必须要具有大智慧。对於如实引生诸佛菩萨的唯一途径——慈悲菩提宝心后进入正道,必须获得善巧方便的窍诀。而如是曾做赞叹。

至尊文殊,昔时在雷音王如来前发菩提心并从聆闻大乘的整个窍诀开始,在学修菩萨行的一切时候,比其他佛子慈心、悲心、智慧、善巧方便等广大。现证佛果后亦大力增长慈心和悲心,智慧与善巧方便无与伦比,因为对於饶益有情,在诸佛菩萨之中赞叹为最殊胜,所以在该续中对至尊文殊以大慈心、大悲心、大智慧、大善巧方便而做了赞颂。

(2)以报身事业做赞颂。

【华译】

具大神通大威力,

大力以及大速驰.

大神变尊大名扬,

大威力而伏敌方。

【释译】

具大神通及大力

大力即与大速疾

复大神通大名称

大力令他令摧伏

【曲译】

大神变具力,勇健大速疾,

大神变遍闻,大力镇敌方。

就是说,至尊文殊获得圆满受用身(报身)的同时,如同一月当空,能在一切水器中同时显现月影;同样,不必用功,化身遍及一切佛刹。对於普天下的一切有情,适应各自之界、心意而同时现身说法饶益众生,因此赞许至尊文殊“具大神通大威力。”

以足的大拇指就能举起三千大千世界,不仅如此,还用一毛端也能动摇无数世界,因此赞叹为大威力。以神通之力能动摇所有佛刹,故称为大力。仅仅手臂伸缩的短暂时间内,便能游行无量刹土,所以赞叹为大速驰。

对於普天下的一切有情,契合各个的界意而演说妙法,与获得圆满报身的同时,没有功用(无用力)及没有分别,以六十支妙音的一音便能贯满一切世界,诸天人能以天语听闻,诸人能以人语聆闻(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等,显示了六道众生按各自语言闻法等的神通,所以赞颂为大神变尊大名扬。亦赞叹通过一妙音能遍及整个世界,故为大名扬。

对具备良缘的诸有情而应机施教,对那些魔及外道等无故瞋恨者(对方),以神通的大威力均被调伏,因此赞颂为大威力而伏敌方。

又,第一句和第二句结合身的神通而赞颂,第三句结合语的神通,第四句结合意的神通。意的神通与获得无上菩提之果的同时,以十力智慧灭尽所有烦恼习气;以慈心的威力调伏摧毁一切魔军,所以对至尊文殊赞颂为大威力而伏敌方。

(3)以法身事业做赞颂。

【华译】

摧毁高大三有山,

执持坚硬大金刚,

大勇武尊大威猛,

对於大畏施怖畏。

【释译】

三有大山悉能坏

持大坚固大金刚

大紧即是大雄勇

於大怖中施怖畏

【曲译】

摧坏三有山,固持大金刚,

大猛大威猛,令大怖畏怖。

就是说,至尊文殊广积二资粮圆满后,获十地的最后以金刚喻定而摧毁了三有(轮回)大山,轮回大山是由于业和烦恼之缘故,取蕴(有漏蕴为前一业烦恼之取因所生,而又为后一业烦恼之取因,所以叫取蕴,亦叫近取蕴——译者)一个系缚一个而无间断相续遭受痛苦,极难坏除,是自无始以来不断领受痛苦者,使被无明所致,起惑造业,在心识上播下种子乃至老死及悲叫之间,十二缘起支无有间断而旋转,因此称做轮回大山(亦叫三有大山)。此道理在《无垢光论》中所述。

在诸律部经典中说,以智慧金刚杵摧毁二十种萨迦耶见的高山(萨迦耶见也叫坏聚见,详见笔者译的《菩提道次第广论》第l75页——译者)。二十种坏聚见(萨迦耶见)在《入中论》中说:

我非有色色非我,色中无我我无色,

当知四相通诸蕴,是为二十种我见。

由证无我金刚杵,摧我见山同坏者,

谓依坏聚见大山,所有如是诸高峰。”

其义在《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说:“色者不是我而见为我,我者以色和自体非有而见为色有,色中我(以自性非有)及我中以色自性非有,而见相存在四种;如同对色蕴所说四种萨迦耶见中,应当了知在受等四蕴中皆各有四见。这就是二十种萨迦耶我见。”

以智慧金刚杵摧毁二十种萨迦耶见在《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说:“以智慧金刚杵粉粹了二十种萨迦耶见的高山而现证了预流果。此为经中所说。以我为所缘,妄抗有自性为相的萨迦耶见之山,没有以圣者的智慧金刚被击碎前,烦恼的石山每天在不断地生长,轮回无始时而产生,高为三界,遍及各方,是从无明的金基中生出,通过现证无我的智慧金刚杵摧毁粉粹时,与所摧毁的我见同时粉粹,所说的依止根本萨迦耶见大山而住的二十座高峰,於前面所言的五蕴各有四相(共为二十种高峰)。”

现证诸法真理的智慧是粉粹摧毁一切烦恼者,犹如金刚坚硬,并能烧毁所有烦恼之柴薪。所以赞叹该智慧为“金刚杵”及“大火。”

以此二句(原文偈颂)对至尊文殊通过智慧法身和自性身而做赞颂。究竟断尽烦恼及其习气者是自性身,因此赞叹为“摧毁高大三有山”;究竟现证真理(空性)者是智慧法身,所以通过其智慧赞颂“执持坚硬大金刚。”由此等智慧粉粹了所有的业及烦恼,故而赞为“大勇武尊”及“大威猛。”

由於业及烦恼的缘故,使在轮回总苦及尤其在三恶趣中承受着难以忍受的巨大恐怖的痛苦。因能使从根本断尽如此之业烦恼及其果报,故说“对於大畏施怖畏。”或者在三界中自诩为伟大者的大自在天和大遍入天等世间的诸天神,也被施怖畏尊现起忿怒王大威德金刚身后把那些天人踩踏在脚下而调伏度化,所以对至尊文殊赞颂为“对於大畏施怖畏。”

(4)以俱生身事业做赞颂。

【华译】

怙主殊胜大种姓,

无上殊胜大秘密。

住在大乘之理中,

大乘之理为殊胜。

【释译】

尊者大种即殊胜

上师密咒大殊胜

住在於彼大乘相

大乘相中最殊胜

【曲译】

怙主大明尊,师长大咒尊,

安住大乘理,大乘理最胜。

就是说,至尊文殊在一切秘咒和明咒的本尊中成为最殊胜者,作一切无依无怙众生的依怙主,因此“文殊怙主”的美名遍扬於各地。至尊文殊对诸有情所说的一切法中成为最殊胜者就是密法。密宗的续部中成为上等或最无上者是无上部(这里的“上等”,藏文写做“喇嘛”,即上师之义,原文译文采取了直译。应以意译译为“无上”更确切——译者)。至尊文殊化做不计其数的无上密部坛城而摄受有情,而显现自住於大乘中的大乘无上密理之相(就是说尊者文殊现了说无上密法之相。文中的“无上密理”的“理”也含有“追”义——译者),向广大有情教授大乘无上密理,即道的殊胜法。

或者此偈颂结合无上部的道之究竟俱生大乐智慧的殊胜,通过如此之智慧在浊世短暂的一生就能趋入佛地,是为速道(捷径),所以是说“大乘之理为殊胜。”

无上密道对於成佛就是殊胜速道者在《三理灯论》中说:

“於一义者勿迷惑,方便诸多无有难,

为了利根行者造,密乘论著为殊胜。”

如同文中所说,对於成佛,密乘之道比般若乘(显宗)快,特别是无上的二次第更快,此道理如同诸续及大成就的论著中所说。

在此品(章节)中,结合修持至尊文殊坛城本尊眷属而述,这在《无垢光论》中有所表明,若欲了知,请参阅该续释而得知。此处是为自己相等(自谦之语,意思是与作者本人智慧等同者——译者)的良缘者们在受持诵读《文殊真实名经》时,赞颂祈祷至尊文殊,以及为大乘道种植习气之故,从字句表义做了易懂之解说。

圣文殊真实名经释·至尊文殊加持速降雨水云赞之雷音中第五品由第六种姓金刚界赞顼至尊文殊品已释完毕。

分享到:  
29.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