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藏文版首页
首页 > 佛教典籍 > 密宗 > 正文

圣文殊真实名经释(9)

    发布:  2015-10-08 11:15:58    

 圣文殊真实名经释·至尊文殊加持速降雨水云赞之雷音——第九品平等性智品释

 


第四、以平等性智对至尊文殊做赞颂者分为三种:以三身做赞颂;以佛事业做赞颂;以智慧身做赞颂。

初者以三身做赞颂又分为三种:以化身做赞颂;以法身做赞颂;以报身做赞颂。

一、以化身做赞颂者再分为二类:以饶益有情事业之理做赞颂和为了有情的利益示现变化相做赞颂。

(一)以饶益有情事业之理做赞颂。

【华译】

成就欲事极殊胜,

一切恶趣做净治,

诸有情之妙怙主,

一切有情使解脱,

烦恼阵地独勇猛,

摧破无明敌傲慢。

【释译】

随乐成就微妙义

一切恶趣悉清净

诸有情中殊胜尊

一切有情令解脱

烦恼敌中独勇猛

威猛能破愚痴怨

【曲译】

胜成所欲事,净治诸恶趣;

群生上依怙,度脱诸众生。

独勇破烦恼,摧坏痴敌慢;

就是说,至尊文殊为了度化普天下的一切有情,应机教化而现身说法,饶益成就各自所欲之事,这是一切事业之中为最佳最优越最殊胜。

如何饶益成就诸有情之事者,一切有情唯独心想快乐而不想痛苦(离苦得乐),至尊文殊息灭诸有情之痛苦,并使契合各自的良缘而得到快乐。对于堕入三恶趣的诸有情,以适应各自的良缘而现身(说法)引入信仰之地。逐渐净治了恶趣的所有痛苦,播撒了善法(行持善业)的种子后,渐渐引入善趣之身,使成熟解脱。

对于受生在人天的诸有情,为他们宣说了无常和恶趣的痛苦后,从受生恶趣之因中净治诸恶,然后从善趣逐步地引善趣,使成熟解脱。

至尊文殊以善巧方便示现化身,息灭堕入恶趣诸有情的恶趣诸苦后引入信地,使其趋入成熟解脱的道理在《入菩萨行论》中说:

“诸友抛弃恐怖但愿迅速来到我跟前,

依怙主力远离一切痛苦施引安乐力,

普度救护一切众生菩萨生起慈悲心,

童子五髻炽燃光芒能施无所畏惧力。

汝应当以天众首冠供养尊者足莲花,

大悲润眼尊顶降下无数花朵之妙雨,

美丽楼阁千位天女歌咏赞声说看此,

看到文殊但愿地狱有情为之而哗然!

如是以我善根看到普贤等,

一切菩萨无有障云而降注。

安乐清凉香馥馨香香气雨,

祈愿地狱一切有情大欢喜!”

至尊文殊对具有善缘的人天众,适应于各自的良缘而以善巧方便的化身所摄受后演说了暇满人身难得、死无定期、恶趣的痛苦、业果不爽后便引向皈依和行持十善戒中。之后渐渐地引向上道而趋入上道,所以至尊文殊是一切有情的怙主救星、殊胜依托处而做了赞叹。这些是通过下士道饶益有情事的道理。

以中士道作有情事(饶益有情)之理者,至尊文殊对具有良缘的一切有情宣说了整个轮回的过患和轮回的生死流转次第后,引生了厌恶一切三有(轮回)的出离心,引入三学道中,从轮回的痛苦中极有力地拯救了具足善缘的所有有情。因此,文殊怙主是引导一切有情走向解脱的舵手。是通过中士道而做了赞颂。

又,至尊文殊引导殊胜乘的种姓们(具有大乘根性的众生)进入菩提心及其所引(所包括或所引发)的广大佛子行后,速疾从二障的束缚中得到解脱。这是以总的菩萨行而做了赞颂。

就这样引导学习了下士道、中士道和上士道的总的修行的内容后,特别是引入甚深中观正见中,演讲了一切烦恼的根本所在是我执,与烦恼战斗的时候,在所有烦恼中最为勇猛、轮回一切痛苦的根本就是无知,即无明。把诸有情自无始以来,置于轮回中承受痛苦的敌人就是我执,那么我执的对治法就是通达(证悟)无我的智慧,因此通过宣说诸法之真理空性后摧破了怨敌我执邪魔的傲慢,并引入到从根本尽除我执的解脱之果位中。

不仅斩除了一切烦恼的勇士——我执,而且斩尽了我执的种子——无知(无明)迷津所知障,然后引向一切种智智慧之地(佛果)。就是以圆满大乘道的总体做了赞颂。

这些续句意义甚为广大,是显示(表明)了八万四千法蕴的精华要义,从具有良缘的补特伽罗初业行者(初修行者)之地乃至佛地之间所引导的圆满道体皆已具备。为此,诵读该续(经)的诸位行者要清晰地观修至尊文殊之身,(自己)心中迅速引生如同前面所说的一切圆满道体之愿望,做猛力的祈祷。

(二)为了有情的利益示现变化相做赞颂。

【华译】

具慧英俊具圆满,

示现坚实丑陋身,

一百手臂皆摇动,

以迈步姿作舞姿,

吉祥百手而盈满,

遍及虚空作舞蹈,

大地四洲之范围,

用一足掌所踏覆,

仅以足拇指甲量,

亦能踏覆梵宫顶。

【释译】

具吉祥智而严身

执持坚固之恶相

能令动於百种手

举步相中而作舞

吉祥百手皆圆满

遍空界中令作舞

大地中围一界分

以一足跟坚踏之

以足爪甲界分内

净梵世界尽令押

【曲译】

具慧风流德,执持勇丑相。

挥动百手臂,踏步而起舞;

吉祥百臂圆,舞蹈遍虚空。

住彼地轮上,一足趾压伏;

站立一指宽,压伏梵界顶。

就是说,至尊文殊对於普天下的诸有情,契合各自之良缘而现身饶益,对具足良缘的诸有情,堪为法器的所化众生们,示现天人身,即具有智慧美丽可爱、英俊潇洒,也就是具有少壮意气风发之姿;又对个别人现为具有相好的人身相,如名叫罗哲仁钦(慧宝菩萨)的菩萨化为天人身相后向圣者龙树说法。又如对怙主上师,示现为被五彩虹网所围绕的帐幕中央,犹如红花的大山被涂染了日光(被日光照射得五彩缤纷)百看不知厌烦,而具有如此威严之身。

以寂相不能度化的暴恶之众,为了度化(他们),显现为坚实丑陋的药叉或罗刹之身相,有一面二手乃至百面百手,甚至示现比这更多的无数面手,百手等无数手中持有各种各样的恐怖可畏的武器而挥舞着,并具有刹那间吞食有顶天乃至无间地狱的一切三界之威猛之相。

为了摧毁一切魔类之魑魅(厉鬼),示现以迈步之姿而做出舞姿;并且以百手等每只手都能盈满整个虚空的范围;做出如遍及虚空边际的舞姿;用一足掌能踏覆四洲世界之范围的大地,不仅如此,仅仅以足拇指甲大小之量(范围)亦能逐渐遍及(踏盖)三千大千世界。并能踏覆梵天之地,即能踏盖三千世界之主大梵天的无量宫殿之顶,三有世界中自以为了不起的一切众生都慑服於自己的门下并调伏度化。

此等只是些象征性的(只做了概述),仅仅身上的一毛亦能系缚住世界的一切情器,不仅如此,在一粒微尘中能显示出普天下的所有情器;并能在一毛孔中显现出普天下的一切世界等示现了不可思议的身相。

获得自在的诸佛菩萨,为了度化有情,示现各种身相变化者在《宝多罗树总持经》中说:

“善巧明咒一切魔术师,能现种种无数形影子,

昼夜须臾以及月百年,示现富丽堂皇美家园。

具有贪欲一切魔术师,若以幻术能使世间喜,

禅定神通解脱及加持,诸智行法为何不生喜?

天与非天净心战斗时,天人获胜战败阿修罗,

彼等恐惧伞盖和乘骑,军队盔甲佩带而逃走。

具有贪嗔一切天人王,若能示现无数身变化,

神通自在具权诸勇士,身之变化为何不示现?

持金刚之大象帝释骑,自在眷属具足太神变,

能将象头变为三十三,每只头中各个现六牙。

又在彼等一一象牙中,池水盈满七七能化现,

每一池中又有各种莲,布置庄严七七能化现,

彼等擅长游戏及歌舞,三十三天之王共娱乐。

彼象身体变为其它相,乃与一切诸天作伴行,

所做行为受用皆相同,殊胜大象变化如是现。

若那具贪嗔痴之大象,亦能显现如此之神变,

修持智慧方便力诸尊,百种禅定变化何不现?

罗睺随心所欲变化身,在那金刚基中置立足,

现身能行大海之中央,自首高度等同须弥顶,

若那具贪嗔痴之罗睺,亦能示现如此之变化,

摧毁一切诸魔世界灯,无量神变为何不示现?

观察帝释神变是无量,天与非天王眷作战时,

非天俱胝数不可胜数,帝释自身之中变无数,

阿修罗王以及诸非天,了知帝释各自面前在,

言说我乃持金刚所执,阿修罗王众眷亦头昏,

猛力示现恐怖之千眼,并持金刚火焰炽燃器,

身披甲胄威严甚凌厉,见帝释后净心天逃遁。

天王微薄福报之力量,若为天人胜利现神变,

成为一切众生唯怙主,无尽福德诸尊何不现?”

二、以法身做赞颂。

【华译】

一义无二法之义,

殊胜之义无畏惧,

种种之识现身相,

具有心意识相续,

一切事义皆欢喜,

乐於空性贪欲慧,

舍弃轮回之贪欲。

【释译】

无二一义法之义

即微妙义无怖义

亦种种识具色义

於心意识具相续

体义无余数欢喜

爱空之性殊胜智

舍离三有之贪欲

【曲译】

无二法一义,胜义无怖畏;

色境种种相,心识具相续。

喜事境无馀,胜慧喜空性;

超越有贪等,

就是说,至尊文殊之意的法性——具足二净的法身,是诸法胜义之真理独一无二的胜义谛。彼者虚空未尽之间无有变动,没有(不会产生)伤害的畏惧,远离一切戏论,犹如虚空极为清净。以自性身赞颂了至尊文殊。

至尊文殊之意——一切种智的智慧是种种识,即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及意识六识,其六识之对境,即色、声、香、味、触、法六境,具足知该六境之心意及五门识之相续,对於内外一切事与无事(有为法与无为法)之义皆为欢喜,就是对诸法的体性、差别和作用等其之一切世俗法的本质如同观看手掌中的橄榄果一样而能现知。这是以智慧法身赞颂了至尊文殊。或者是结合说明了至尊文殊示现各种身相,而饶益有情。

虽然明见世俗诸法,但却不变为分别,并乐於诸法真理空性,犹如水放置於水中成为一体而入根本定中。在这里所说的“贪欲”,是对空性称为般若母,一心入於彼中,称之为“与般若母结合”,这在无上续和很多大成就者的论著中有所表明,《般若经》中也对空性称之为“般若母”。

由此可知。至尊文殊为了众生的利益虽然示现了种种化身,但没有任何轮回的束缚,舍弃了贪欲等一切烦恼,趋向究竟而做了赞叹。

三、以报身做赞颂。

【华译】

三有之事大欢喜,

身相洁白如白云,

妙光俨如秋月光,

亦如初升日光环,

指甲之光具红润,

殊胜首冠蔚蓝顶,

妙发是为帝青宝,

大摩尼宝具祥光,

具有佛化之装饰,

驾临一百世界中。

【释译】

三有欢喜广大者

色貌鲜洁若白云

光明殊胜如秋月

亦如初出妙日轮

爪如赤铜光皎洁

头冠殊胜尖末青

胜发亦复绀色青

大宝光明具吉祥

正觉化身庄严具

诸百世界皆令动

【曲译】

三有大欢喜。纯白如净云,

放光似秋月;丽如初日轮,

深赤指甲光。妙冠帝青顶,

胜发大绀青;大宝光吉祥,

严具佛化身。震动百世界,

就是说,至尊文殊在获得具有二净的法身的同时,智慧之自现於色身中所现起,而获得了相好装饰的报身。由于悲心和愿力的缘故,该报身欢喜做三有的诸有情的事情,所以称做大欢喜,也是金刚持的别名。报身的身相犹如洁白之云,又白又直,明亮炽燃之光芒的本性俨如秋天的月亮,悲心清凉之光照耀一切有情,从身中生起的光明帐幕,犹如最初升起的太阳的光环那样而美观。

至尊文殊身中生起的光明帐幕犹如最初升起的太阳的光环那样而美观者,在《至尊文殊赞·能使文殊欢喜之云海赞》中说:

“犹如东升旭日所射绕,雄伟壮观黄金大山面,

红黄光芒之蕴奕奕然,文殊智藏请您稍留心。”

至尊文殊之身被相好装饰者,手足掌中具有清晰的金色千辐轮纹等三十二相。以及手足的指甲具有光泽而红润,如红铜之色,头发蔚蓝中透黑并带有润泽等具备八十种随形好。三十二相前面已经说毕,八十种随形好在《现观庄严论》中说:

“能仁指甲如铜色,具有光泽高诸指,

指甲圆满而纤长,脉不显露筋无结。

踝不突起足平直,行步如狮及大象,

如鹅王及如牛王,右视步姿庄重美。

犹如除垢身相称,清净柔轮润净身,

一切妙相皆圆满,体格魁梧极庄严。

步姿平整及双目,清净犹如少年肤,

肌肉无陷体丰满,身体健壮具有力。

肢节开展很均匀,目视清净无障翳,

身腰圆满而相称,无有下陷却平整。

脐纹右旋脐眼深,体形优美见者喜,

仪表堂堂在身上,无有痣斑无黑垢。

双手柔软如同棉,手纹具泽深又长,

面门不是非常长,嘴唇红如频婆果。

舌柔软及舌微薄,舌红润及似雷声,

音韵美妙齿圆整,齿利齿白齿整齐。

牙齿渐细鼻梁高,鼻孔清净无鼻垢,

眼目宽广睫毛密,犹如莲花初开瓣。

眉毛修长眉嫩软,眉毛润泽毛平齐,

手掌广长双耳齐,耳轮垂直无有过。

额部之间善分展,额宽平正头颅圆,

发色漆黑如蜂王,发密发软发不乱。

头发润齐发香馥,楚楚动人美妙身,

具德纹相吉祥纹,是为如来随好相。”

由相好装饰的头顶上,以殊胜宝冠蔚蓝尖做点缀而为美丽,具有五顶髻并十分美观,深色牟尼宝的双垂璎珞(环形项链)系带在项上,具足祥瑞之光。如何具有宝冠及璎珞者在《云海赞》(《至尊文殊赞·云海赞》)中说:

“犹如幢端一样首顶上,较长漆黑润泽之头发,

束发成为顶髻之发缕,具足五髻略微向左垂。

各种珍宝头饰做装饰,形状美如伞盖庄严首。”

又说:

“双耳平齐下垂之轮上,各种珍宝修饰耳环动,

发威光之珍宝花环饰,由此珍宝点缀无垢颈,

犹如美丽金瓶之颈项。”

如同文中所述的如此之身中放出光明照射十方,在每一光明之端,有佛的化身遍满整个虚空界,所化现的数量与有情的数量等同而饶益着众生。

“具有佛化之装饰”者,是指不动佛宝冠(不动佛为顶饰),有些智者解释为以相好装饰佛身(有两种解释)。如此显示变化,驾赴尽虚空边际的一切世界中饶益众生的事业。一百之“百”(偈颂之“百”)是指很多的意思,此在词汇中所释。

次者(标题之二)以佛事业做赞颂分为四种:以三十七道品做赞颂;为众生以道究竟之果趋入事业做赞颂;以出离心之理做赞颂;以断对治之理做赞颂。

一、以三十七道品(三十七菩提分法)做赞颂。

【华译】

具足神足之大力,

由大思维持真实,

四念住之禅定王,

获七觉支鲜花香,

一切如来功德海,

明了八种圣道支,

明鲜真实佛陀道。

【释译】

而能具彼神足力

持於广大实性念

四念住中静虑王

以七觉支为花香

即是如来功德海

解八道支义理故

是解真实正觉道

【曲译】

具大神足力;真实持大念,

四念正定王。菩提分花香,

如来功德海;了八圣道理,

知等正觉道。

在这里以究竟圆满菩提方面的三十七法(三十七菩提分法)之理向至尊文殊做了赞颂。三十七菩提分法是:四念住、四正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和八圣道支。

四念住是:身念住、受念住、法念住和心念住四者;四正断是:善法未生者使生起、生起者要守护、不善法已生者要断除、未生起者让它不生起四者;四神足是:欲神足、精进神足、观神足和心神足四种;五根是: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和慧根五者;五力是:信力、精进力、念力、定力和慧力五种;七觉支(七菩提支、七等觉支或七菩提分)是:定觉支、精进觉支、喜觉支、轻安觉支、择法觉支、念觉支、舍等觉支七种;八圣道支(八正道支)是: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勤、正念、正定八种。

在该续中,这些的次序有所紊乱,以及有些不太清楚者,“该续的内容,道的究竟要点,因为要从上师口中得知,所以出现次序紊乱、术语晦涩、隐语甚多的情况”这是印度很多智者所说。

为了使浅慧劣智者易懂,按照文中的含义顺序说明的话是(这样):为了饶益有情,必须契合各自的良缘要示现化身,如果要显现这样的化身必须要获得四神足,至尊文殊已经在很多劫中熏习四神足已成究竟,对於普天下的一切有情,适应各个的善缘对显现变化已经具足了无有任何障碍的大威力,而做了赞叹。

“由大思维持真实”是对善不善业之取舍的真实而安住一心正念,即是四正断(也叫四正勤),就是赞颂至尊文殊自发心起,对於黑白业(善恶业)的取舍,没有失坏正念而以专注(一心一意)的大正念熏修四正断成为究竟,并持於心中。

“四念住之禅定王”是至尊文殊从发心开始,长期修习四念住,因此遏止住所有烦恼杂染,对於被烦恼染污束缚的诸有情,生起特大的悲心后,对所缘四谛取舍的三摩地(禅定),获得自在之王的果位,而做了赞颂。“禅定王”这一词句又显示了五根和五力成为究竟,五根及五力是加行道的修持法。加行道,是所缘真理(空性)从获得止观双运的三摩地而安立(而算起或建立——译者),在获得加行道忍位时,从受生恶趣中获得永远解脱之王位。

“获七觉支鲜花香”是指至尊文殊圆满了胜解行道位,在获得见道时就获得了七觉支,(彼者)这是获得了极喜地(欢喜地或初地),因此一切时中自己得到满足,这也是诸佛菩萨欢喜的大供养,所以此即是鲜花之供养和香的供养等,是属於殊胜了义的供养。以此等道理赞颂了至尊文殊。

持戒及三摩地等的诸善法,是成为了义之花及香等的供养,如赞偈中说:

“多闻大海供水皆汇集,功德鲜花持戒熏香云,

智慧明灯信念香水海,等持甘露殊胜美味食,

发出悦耳赞歌之钹声,竖立慈悲一切具辩才,

伞盖法幢以及妙飞幡,重叠无量宫殿饰我身,

心中莲花中心盛瓣上,供养坚稳所住之法尊,

若以真实虔诚心祈祷,祈求众生上师常欢喜!

祈求正法法王常欢喜!”

又说(以下句子是《上师供》的赞偈):

“实设意现如意海口岸,有寂善业中生之供品,

千瓣盛开倾倒一切众,世出世界自他所有众,

三门善业鲜花甚璀灿。普贤供养香味遍各方,

具足三学二次五道果,为使尊师欢喜献乐园。”

“一切如来功德海”此句将在圣道(解释八圣道)之后再做解释。

“明了八种圣道支,明鲜真实佛陀道”就是说,至尊文殊获得初地极喜地后,以胜义菩提心现见诸法之真理,被殊胜方便所摄而长期修持,渐次修完九修道后,如理明了八圣道支,之后修习而如实明解通达了真实佛陀的究竟圆满之道,即为“究竟修持”,而做了赞颂。

趋入地道(十地五道)究竟圆满后在获得如来果位时,就获得了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佛法(身无过失、语无过失、意无过失、无不定心、无种种想、无不知舍心;希求无退、精进无退、正念无退、禅定无退、智慧无退、解脱无退;一切身业随智慧行、一切语业随智慧行、一切意业随智慧行;知过去世无著无碍、知未来世无著无碍、知现在世无著无碍。是为如来十八不共法——译者)等无尽功德大海后,使普天下的一切众生都得到了满足。以此而做了赞叹。

该三十七道品与何道结合之理者,就是於下品资粮道修四念住、於中品资粮道修四正断、於上品资粮道修四神足;於加行道暖位和加行道顶位二者修五根、於加行道忍位和加行道世第一法二者修五力、於见道修七觉支、於修道修八圣道而结合(即结合说明了以上所修的道理)。

此等亦有与声闻道共同三十七法、与缘觉道共同三十七法、大乘的三十七菩提分法。大乘又有与般若乘(波罗蜜多乘)共同三十七法和无上密道所结合的三十七法。若要详细释这些的话,因为地道果及其一切都包括在其中,所以未能详述。该真实名经(续)是一切经论的精华,就是诸法的宝库(宝藏),所以诵读此续的行者们向至尊文殊做勇猛的祈祷,对於圆满的道体,力所能及地种置习气!

二、为众生以道究竟之果趋入事业做赞颂。

【华译】

对诸有情具大贪,

犹如虚空无贪著,

一切有情意中行,

快如一切有情意,

了知诸有情根事,

倾倒一切有情意。

解知五蕴真实义,

令持清净诸五蕴。

【释译】

於诸有情大分着

亦如虚空无所著

一切有情意中生

速疾犹如有情意

解诸有情根与义

能夺有情诸心意

亦解五蕴实性义

清净五蕴令受持

【曲译】

耽着于众生,无着如虚空;

入诸有情心,速如众生意。

了众生根境,夺诸有情意;

了五蕴实义,持清净五蕴。

就是说,至尊文殊获得法身后,(不)贪恋於寂静界而不安住,却对普天下的一切有情生起大的贪爱,犹如慈母爱护独子那样,以大悲心不由自主地策使(自己),对於饶益有情之事,始终都没有忘怀而趋入,此理在《一百五十赞》中说:

“此等一切诸有情,都被烦恼所束缚;

您为解救众生惑,常被悲心所系缚。

首先向您做顶礼,或彼对您轮回中,

知彼过失常如是,安住故敬大悲心。”

虽然对一切有情一视同仁而甚为悲愍,可是心始终入法界根本定,因此像虚空那样无论对何事都没有贪著。此二句表明佛的不共之功德。心虽专注於法界的根本定中,却由大悲心的策励而做着一切有情的事业,这唯独是佛的功德,无论每一位有情都不具有如此的功德。

至尊文殊现证佛果后,被大悲心所促使,对普天下有情的心中,以适应各自之善缘而行事业,对此亦没有刹那的阻碍和忘怀,对普天下的有情,快如各自的心意而做事业。

现前了知遍及虚空的诸有情之根界意随眠,如何存在之诸义后,应机现身,使所有众生为之而倾倒。首先倾倒之后引入信地,然后说法净治诸界并让(他们)解知色蕴、受蕴、想蕴、行蕴、和识蕴五者之义——无我之真实义(空性)。又以方便所摄后,使他们修持之故,进一步解知戒蕴、定蕴、慧蕴、解脱蕴及解脱慧见蕴的五蕴而成为清净圆满。

又,对於进入密乘无上道的诸行者演说二次第的教诲,令持清净五蕴,趋入五智自现五部后得到成佛。通过这些道理说明了饶益有情之理和至尊文殊自己心中也如是所持(所具有)而做了赞颂。以这些续句广泛显示了对所化众生得到佛的事业之理,首先从恶趣中救出诸有情后引入善趣身中,乃至最终引至无住涅槃之间。通过二十七种事业饶益有情之诸理,亦在这些续句之义中有所具备。所以,在这里以佛的事业赞颂了至尊文殊。

三、以出离心之理做赞颂分为三种:以善巧出离之道并以彼道圆满之理做赞颂;以三种姓出离之理做赞颂和以究竟成为一乘之理做赞颂。

(一)以善巧出离之道并以彼道圆满之理做赞颂。

【华译】

一切出离边中住,

善巧通达诸出离。

一切出离道中住

宣说一切出离法。

【释译】

决定出彼诸边际

亦能出於决定中

向决定出道中住

宣说一切决定出

【曲译】

住诸出离际,善巧诸出离,

住诸出离道,开示诸出离。

就是说,至尊文殊行出离之道究竟圆满。该出离有从何而出,由何而出和於何而出三种。第一颂句表明了於何而出之理。至尊文殊如实看到轮回一切过患.从此中出离究竟,即获得根本断尽轮回种子的断究竟(断圆满),善於观察到欲求自己安乐故而堕於寂边的过失后,获得了舍离寂静边的断究竟无住涅槃;如实观察到对一切所知(事理)之真理所障碍的二现错乱之过失后,获得了永断二现错乱及其习气断究竟的法身。究竟之事(义)法身,於该(法身中)任何时候都没有变动而安住,而做了赞叹。

“善巧通达诸出离”是显示出至尊文殊极为善巧道的所有心要之理,通达贪欲的过失后,从此世中心生厌烦,於恶趣中得到解脱,善巧获得善趣圆满的一切方便之理;被厌烦一切轮回的出离所促使,善巧获得解脱的所有方便之理;远离有寂二边而得究竟出离,善巧修习一切种智的所有方便之理,而做了赞颂。

“一切出离道中住”是指至尊文殊自发心起,断除一切过失之类,成全一切功德种类,由下士共道的出离所鞭策,修持成就增上生之道,住於(行持)此中并使其究竟(圆满);由中士共道的出离所促使,获得解脱之方便,行持三学道并使其圆满;被大乘出离所策励,要住(行持)於成办(修持)一切种智之道中使其成为究竟圆满;由不共密乘之出离所激励行持於成办双运之道中,使其成为究竟圆满,而做了赞颂。

“宣说一切出离法”者,至尊文殊行持道的所有关键要点趋向圆满后在获得了法身的时候,对普天下的有情宣说了自己从何而来之道,即演说了出离道的一切方便之理,而做了赞颂。

该颂文直接赞叹了至尊文殊后,其内容表明了众生所修的一切修法,即最初学习道的时候,认识所要获取之何事(所得何果)后,所缘究竟之果,必须引生希求(之心),由第一句所表明;然后依止善巧的善知识(通达经论、持戒清净、德才兼备的善知识——译者),对所修习的诸法,通过闻思必须断除虚构(旧译增益),由第二句所表明;然后(心中)如何所掌握的(知识)那样,必须对道之一切要点加以修习,由第三句所表明;道的修持圆满后随摄有情之理由第四句所表明。

(二)以三种姓出离之理做赞颂又分为三种:以缘觉种姓共同出离之理做赞颂;以声闻种姓共同出离之理做赞颂和以大乘种姓出离之理做赞颂。

1、以缘觉种姓共同出离之理做赞颂又分为二种:以缘起流转之理做赞颂及以缘起还灭之理做赞颂。

初者以缘起流转之理做赞颂。

【华译】

拔除十二支有根。

【释译】

拔十二支三有根

【曲译】

拔十二有支,

至尊文殊通过十二缘起支了知在三有中,轮回之理极其深奥后,彻底拔除(铲除)三有的根本无明,获得了从三有中解脱的果位。是以缘觉共同道做了赞颂。

十二缘起支是无明、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和老死十二支。

十二缘起支的流转之理(按顺序所成之理)是:因为无明的缘故形成行;因为行的缘故形成识;因为识的缘故形成名色;因为名色的缘故形成六处;因为六处的缘故形成触;因为触的缘故形成受;因为受的缘故形成爱;因为爱的缘故形成取;因为取的缘故形成有;因为有的缘故形成生;因为生的缘故形成老死。

该十二支有能引因果的一类和能成因果的一类,共有二组。此二类因果不是各个所产生,而是增长(发展)后所产生。由能引而所引何者通过能成成办后,正在承受痛苦之际,复又积累产生的痛苦之因,在此三界轮回之中。刹那都无有间断而轮转(流转)着,相续不断受苦(能引包括无明、行和识三支;所引包含名色、六处、触和受四支;能成包括爱、取及有三支;所成包含生和老死支。详见笔者所译的《菩提道次第广论》P186——译者)。

若心想从该轮回中得到解脱,要认清三有(轮回)之面目后要依止其之对治法,必须尽力断除。因此在这里赞叹为“拔除有根” (即指偈颂之“拔除十二支有根”)。对此道理,以前的个别学者说向所化有情宣示三有根本,这种说法是词不达意。拔除有根是指从轮回的根本铲除之义。“拔除有根”之字(词)与“宣说法”之字(词)二者根本不是一回事,这是很显然的。

在这里是与缘觉种姓共同所结合者,就是独觉种姓主修十二缘起支的流转还灭,将要现证自己的菩提(缘觉菩提)之际,也没有阿阇黎不依止(上师),而是善於思维缘起的道理后,从轮回的束缚中得到了解脱而现证了解脱的果位。

次者以缘起还灭之理做赞颂。

【华译】

受持清净十二种。

【释译】

持於清净十二种

【曲译】

持十二净相;

就是说善於思维从无明乃至老死间的十二缘起支的流转与还灭之理后,由厌烦一切轮回的出离所激励,然后引生证悟三有根本我执无明与感受境相悖之真理的正见,经过修持,获得了三有十二缘起支清净的解脱之果位而行持於心中。是对至尊文殊做赞叹的。

十二缘起支还灭之理是,由於思维何所灭,即灭老死、忧苦、悲哭等诸大苦蕴,若能灭轮回中由业烦恼受生,随之就能灭老死等大苦蕴。由于何所灭,若灭受生,随之能灭能成受生之业力轮回,若轮回灭则生(受生)灭,乃至无明若灭则行灭之间,依此类推而知。

对於这一颂句,昔日的智者们产生了多种说法,有些学者说是指六所取与六能取(即六境及六识),十二清净;又个别说是指外有十二星宫,内有业风的十二流动;它者有十二大转气(呼吸)清净不变之乐分等等有很多说法。

2、以声闻种姓共同出离之理做赞颂者分为四种:以四谛行相做赞颂;以八智做赞颂;以十二谛义做赞颂和以十六性相做赞颂。

①以四谛行相做赞颂。

【华译】

具有四谛理行相。

【释译】

具有四谛之义相

【曲译】

具四谛理相,

四谛是苦谛、集谛、灭谛和道谛四种。至尊文殊如实了知四谛的取舍后,通达其四谛的无常等十六行相(每一谛包含四行相,四谛共十六行相)之道,对此做了究竟的修持,而做了赞叹。

此结合了共声闻种姓,诸声闻种姓主要修持四谛的取舍,首先思维总轮回与别痛苦后生起了出离,然后懂得轮回之因——集谛。为了根本灭除彼(集谛),生起希求灭其的灭谛解脱,之后为了获得解脱而学习三学道。要掌握了知该四谛之理,必须对四谛之次第、定数以及各个的本质都(无疑惑)有所掌握了知,因此具有智慧和精进较大的行者们应当从大开派祖师(龙树和无著等)的论著和特别从三地之唯一明灯《菩提道次第广论》及《菩提道次第略论》中得知。

②以八智做赞颂。

【华译】

八智证悟持心中。

【释译】

解持八种之心识

【曲译】

持八智证德。

该八智有许多说法,有些人说指的是十六忍智中的八智,该八智是:苦法智、苦类智、集法智、集类智、灭法智、灭类智、道法智和道类智。个别人说指的是法智、类智、苦智、集智、灭智、道智、尽智和无生智八智。又,少数人按《庄严经论》和《菩萨地》中所说,说是指八遍智,八遍智是无缘(无所得)遍智、应断遍智、对治遍智、性相遍智、修遍智、现象遍智、转依遍智、净刹遍智八智。这些各个都有很广的含义,具有智慧的行者们应当参阅诸俱舍的论著、般若论著、《庄严经论》、《菩萨地》而得知,在这里直接赞颂的是至尊文殊了知如此之道的诸要点,究竟通达(证境)持於心中。

③以十二谛义做赞颂。

【华译】

具有谛义十二种。

【释译】

十二实义令具足

【曲译】

谛义十二相,

对此诸智者的说法也有所不同,在这里按照《毗奈耶》中所说,对四谛之义反复三次宣说总共为十二行相,与此结合而说。三次宣说四谛者,导师(释迦牟尼佛)现证佛果后在鹿野苑初转法轮的时候,首先令认识四谛(对五比丘说法),佛说:诸位比丘!此四者是诸圣谛,是哪四者呢?是苦、苦集、苦灭和进入苦灭之道。而简略说毕。又对苦谛、集谛、灭谛和道谛各自教导认识。之后又说,应当全面了知苦苦,应该全面断除集,应当现证灭,应当修持道。略说这些后又各个做了广泛的解释。

又说,已经全面认识了苦,断除了集,现证了灭,修习了道。略说后又一一做了广泛的解说。对四谛复说三次后分为十二种(十二行相),而转妙法轮;同样,至尊文殊也对具足良缘者转动了四谛义具有十二行相的法轮。由此做了赞颂。

④以十六性相做赞颂。

【华译】

通达十六种性相。

【释译】

十六实性现体解

【曲译】

知十六真实;

对这也有多种说法,有些人说指的是四谛十六行相,个别人说指的是十六空性,又少数人说指的是其之隐义四喜,分为四者就是十六。

四谛十六行相是:苦谛有无常、苦、空、无我四相;集谛有集、因、缘、生四相;灭谛有灭、寂静、妙、出离四相;道谛有道、理、行、出四相,总为十六行相。

十六空性是:内空、外空、内外空、空空、大空、胜义空、有为空、无为空、离边空(毕竟空)、无际空、无散空、自性空(本性空)、一切法空、自相空、不可得空、无事自性空(亦做无法自性空或无性自性空),共十六种。

若一一认识这些(含义),因恐文字过多,故未做解释。希望具有智慧和具大精进的行者们对於四谛十六行相。应当从《俱舍论》、《释量论》、《现观庄严论》等中得知,对於十六空性,在《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有详细的解释,应该从该论中了知。在这里直叙者是赞颂至尊文殊了知诸法之究竟真理十六空性(或知十六性相),现见此等诸法,自己如何所见(知)者,如实给普天下的具有善缘的行者们做了广泛的传授。

3、以大乘种姓出离之理做赞颂。

【华译】

以二十法成菩提,

妙知一切佛陀相,

一切佛之应化身,

无量化身示现者,

刹那之间知一切,

现见心之刹那事。

【释译】

以二十种成菩提

胜解一切正觉相

一切正觉幻化身

无边亿界令出现

彼诸刹那现了解

亦解刹那诸有义

【曲译】

二十菩提相,最上一切智。

诸佛变化身分化无量数;

现证诸剎那,知诸心剎那。

就是说,至尊文殊以二十法获得无上正等正觉菩提,通过第一句(颂句)做了赞颂。这二十法的认识,诸学者虽有多种说法,但这里与时轮相同做解释的话是如此:五根、五境、五业根和业根的五事业。以善巧方便修习该二十法后,成为离障清净的二十法而现证菩提,这在时轮灌顶品中广泛说明。

五根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和身根五根;五境是:色、声、香、味、触五境;五业根是:尿根、口根、手根、足根和屎根;业根的五事业是:移精、弃屎、行、取和说五种。若欲细知这些道理,请参阅《时轮续·无垢光疏》及其大疏《时轮续大疏》后便可得知。

“妙知一切佛陀相”是说,至尊文殊了知共同大乘及不共同无上金刚乘之道,由此而趋佛地的所有方便,(自己)如何所知,同样传授给了具足善缘的众生。

趋入共同大乘佛地的方便道之行相是,在《现观庄严论》中说,示现正等菩提之相就称做正等加行(正等现观),就是概括三乘之道的一切证理,菩提心与中观正见双修之理,而做了广泛的说明。

以不共无上金刚乘之道趋入佛地之理是,要得到清净的灌顶,守护三昧耶和戒律为基础(为根本)后,在第一次第中主要修持净治平庸贪著相的本尊相(自身转为本尊身),然后修习集一切佛的坛城之轮。在第二次第中修持於金刚身严守要窍,通过修练风脉明点中修自心於集诸佛之身——金刚持的本性中真实成就的瑜伽。这些内容十分广阔,是显密二道的精华纲要。

“一切佛之应化身,无量化身示现者”是指至尊文殊是诸佛的唯一之父,因此在遍及虚空的无量刹土中示现佛的化身者。至尊文殊身中具有无量佛菩萨,按一切的身相化现无数无量的化身饶益有情,所以赞颂至尊文殊是“一切佛之应化身,无量化身示现者。”

“刹那之间知一切,现见心之刹那事”,就是说至尊文殊获得法身后,在刹那间现知一切事理,并能现见(亲眼目睹),对普天下诸有情的根意、随眠及心的各个刹那中所现的诸事皆已现知,以适应各自之根性和缘份而现身饶益有情,而做了赞颂。

若会详细辨析研究这些续句,就对至尊弥勒在《现观庄严论》中说的以四加行趋入佛地的次第能获得定解的。四加行是:正等加行、顶加行、渐次加行和刹那加行。

正等加行是:以无常行相乃至一切种智之间,渐次修习道的一切相,以及摄修加行,是修持大乘的道体圆满之理。

顶加行是:如此修持(修持上述之理》中引生证境。

渐次加行是:在修持道体圆满之际,次第不出现紊乱,要依次修习,使道的诸支要齐全之义。

刹那加行是:如是修持中最终获得究竟证悟,即获得刹那间知一切事理(的证境)之理。

此等诸精华要点,在此续诸义中所存在,因此,该真实名经(续)是一切显密的根本,这是所有大成就者们一致赞叹的。为此诵读此续的行者们应当向至尊文殊做勇猛的祈祷,并要发愿祈求:此等圆满道体的诸要点,何时才能通达和心中生起!

(三)以究竟成为一乘之理做赞颂。

【华译】

种种乘之方便理

通达众生之事者

三乘之中所出生,

最终住在一乘果。

【释译】

种种乘者方便理,

利益去来皆了解,

决定出於三乘者,

住在於彼一乘果。

【曲译】

种种乘方便,利有情智者;

以三乘出离,安住一乘果。

就是说,至尊文殊观察普天下的诸有情的根及意后,契合於各个的善缘而现身,以种种方便之理行做众生的事业。对有些所化众生宣说了此世安乐的方便;对有些宣说了来世快乐的方便;对个别演说了独自解脱轮回的方便;给少数(行者)演说了为利有情而成佛的方便。向(他们)宣说了方法不同的无量法门。这一切亦最终归纳於成佛的方便之中。三乘之中出生的一切,最终这一切都趋入(归纳於)一乘之果中出生,就是终究住於一乘之中(究竟一乘中所存在)。

对此亦有修习成办共般若波罗蜜多乘究竟一乘之理,与修持成办不共无上究竟一乘之理两种。第一种是:将诸声闻缘觉种姓,暂时引入各自的菩提后,最终引入佛地。究竟决定三乘者是不了义,究竟断定为一乘者是了义,至於这个道理是微妙之中的微妙,深奥之中的深奥,是十分难解(难以通达)之处,欲解除其中一切关键之疑惑,而要通达的话,要闻思圣龙树菩萨解释佛的密意(之论著),分辨经典的了义与不了义后,必须以无垢正理获得了义经的内涵(了义经义)。

在这里只说了些名词术语,具有智慧的行者们若想细知,应当从《辨了义与不了义·善说藏疏》、《入中论·善显密意疏》、《根本中论大疏》以及显密的道次第广论(即《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密宗道次第广论》)等中了知。

第二种不共无上究竟一乘之理者,简言之,就是佛的所有言教(教诲),终究唯独是成佛的方便。无论是谁成佛,都必须以无上之道(无上部)而成佛。即使进入般若乘道乃至趋入十地之间的诸大菩萨亦在最终必须通过无上道才能成佛,这是非常的秘密之处,如果想知道其义,应当在三域的唯一明炬——《五次第明灯论》中了知。

四、以断对治之理做赞颂分为四种:以要断所断之理做赞颂;以说明能断所断二障之究竟原因做赞颂;以佛事业能注入诸有情做赞颂;以断证圆满之理做赞颂。

(一)以要断所断之理做赞颂再分为六种:以已断所断业烦恼之理做赞颂;以显示轮回之根本烦恼过失做赞颂;以认识烦恼而已断之理做赞颂;以认识要断二障之对治做赞颂;以虽无分别却能饶益众生之理做赞颂;以如何要断二障之理做赞颂。

1、以已断所断业烦恼之理做赞颂。

【华译】

清净一切烦恼界,

无余灭尽诸业界。

【释译】

诸烦恼界清净性

尽能灭除诸业果

【曲译】

烦恼界已净,尽除诸业界;

就是说,至尊文殊对引生轮回的一切过失之因,烦恼的诸界从根本(断除)清挣,而获得究竟永断,并使断尽能成就轮回痛苦诸业界,对於诸所化众生也显示(传授)了断尽诸业及烦恼并使清净之理。而做了赞颂。

在这里(偈颂)说“清净烦恼”及“无余灭尽诸烦恼”,就是以句子之力表明了虽然烦恼清净(尽除),但业却未尽还存在。如在《毗奈耶》中说,对根本断除烦恼的阿罗汉们而言,虽然不再受生轮回,但在那一世(最后一世)还有余业(业的剩余部分),所以身上会产生痛苦(此理详见《菩提道次第广论》等)。

2、以显示轮回之根本烦恼过失做赞颂。

【华译】

渡过一切江海中,

跳出结缚之旷野。

【释译】

过於一切江海中

寂静如行中出现

【曲译】

渡越诸瀑流,已出瑜伽林。

就是说,至尊文殊已经渡过了被烦恼江河所冲向轮回的大海之中,即超越了一切痛苦之中。跳出了(烦恼)结缚的荒野处,从根本断除了烦恼及其所引生的一切罪恶过失,获得了究竟断灭,而做了赞许。

对诸烦恼说为江河(瀑流)者,在经和及其解释密意的诸大论师的大论中曾多次讲说。其原因是诸烦恼使(众生们)身心产生恼苦,并能夺去今生后世的所有幸福安乐,还能带到后有(来世的受生)之中,所以叫做江河(瀑流)。在《阿毗达磨集论》中说为四结、三恼害和四瀑流。四结是:贪结、瞋结、戒禁结和戒禁取戒四种;三恼害是:贪恼害、瞋恼害、痴恼害三种;四条瀑流是:欲瀑流、有瀑流、无明瀑流和见瀑流四种。阿阇黎坚华智华(文殊称)也说渡过江河(瀑流)的江河是:欲江河、有江河、无明江河和见江河四者。其说法是一致的。

3、以认识烦恼而已断之理做赞颂。

【华译】

烦恼以及随烦恼,

及其习气永断尽。

【释译】

烦恼及与随烦恼,

及以习气皆弃舍。

【曲译】

烦恼随烦恼,习气皆永尽;

就是说,至尊文殊获得了永远断尽六种根本烦恼与二十种随烦恼及其习气的法身,而做了赞颂。

六种根本烦恼是:贪、嗔、慢、无明、疑和见(带有烦恼性的恶见)六种。

二十种随烦恼是:怒、恨、覆(隐藏)、恼、嫉、悭、谄、诳、傲(贡高)、害、无惭、无愧、昏沉、掉举、不信、懈怠、放逸、忘念、不正知、散乱二十种。

4、以认识要断二障的对治做赞颂。

【华译】

大悲智慧与方便。

【释译】

以於大悲智方便

【曲译】

大悲智方便,

就是说,断除轮回之因的对治法是通达诸法真理(空性)的智慧,唯独以此(指仅仅智慧)不能断除烦恼的所有习气,所以对断除烦恼的习气所知障,应当要进入大乘之道,修持大慈与大悲为动机的菩提心,必须要学修广大方便,以智慧所摄的方便与方便所摄的智慧二者都有所具备后,方便智慧双修中逐渐净除所知障。

这里赞颂了至尊文殊在很多劫中由于修持方便大悲与智慧甚深中观正见二者双修后,获得了法身。对於诸所化有情亦教诫:如果心想断除烦恼和所知障是这样:必须要学修方便智慧双运之道。

5、以虽无分别却能饶益众生之理做赞颂。

【华译】

有利饶益有情事。

【释译】

於诸有情作利益

【曲译】

不空利有情。

联结前文的解释。至尊文殊断尽了烦恼及其习气,心中虽然没有“此及此也”的任何分别妄念,但由於大悲与通达真理的智慧双修而究竟圆满之威力,通过一切种智的智慧了知所有众生的根意(诸根和心意),被大悲心不由自主地所激励,为利益众生的事业中始终没有弛懈。以智慧观视普天下的一切有情之际,哪位有情的事以具备(指哪位有情已到度化的时机成熟——译者),就对其进行度化饶益,对此也没有刹那的懈怠。而做了赞颂。

6、以如何要断二障之理做赞颂。

【华译】

断尽一切诸想义,

清净灭除心识义。

【释译】

一切想义皆舍弃,

亦令灭除心识意。

【曲译】

断除诸想境,诸识境令灭;

就是说,至尊文殊已经断尽了一切我与我所有的想义(属我执的妄念),及其种子皆已断尽。对於六识中,显现境为实有的二现错乱之义,所剩余的一切习气,从根本上灭除并使其清净,而做了赞叹。向所化有情教导:对於轮回中得到解脱,必须要断除烦恼及其种子;对於获得一切种智的智慧,务必要清净对观见一切事情,所设置之障碍二现错乱(即要清净灭除二现错乱,才能看清一切事物的本来面目之义——译者)。

(二)以说明能断所断二障之究竟原因做赞颂。

【华译】

具诸有情之心境,

明见一切有情心,

诸有情之心中住。

【释译】

能缘一切有情心,

亦解一切有情意,

在彼一切有情心。

【曲译】

诸有情意境,住诸有情心。

住有情心内。

就是说,之所以有能力断除诸烦恼(障)及所知障,是因为一切有情具有法身之种子本性所住种姓(一切众生皆具佛性或佛的法身种子——译者),此如何具有者在《释量论》中说:“心的本性具光明,暂时垢染是客尘。”如同颂中所说,一切有情之心具有本性清净之境,虽然有此自性清净,但被客尘所遮盖后,自己心中具有的清净自性,自己却无法看到。

一切有情心的真理如实能见者是诸佛心的法性,以及与一切有情心之法性二者自性清净本无区别。所以,法身之种子本性所住种姓,於一切有情的心中存在。这是十分难以通达之处,要通达(证悟)此等甚深之处,必须皈依三宝后,精进积集资粮和净治罪障,修持广大法门,心中要得到佛的加持(佛的加持进入心中)。这是赞颂了至尊文殊心中证悟(通达)了甚深的一切法后向所化有情做了传授。

(三)以佛事业能注入诸有情(心中)做赞颂。

【华译】

顺注一切有情心,

使满一切有情意,

令诸有情心欢喜。

【释译】

随顺一切有情意

充满一切有情心

令诸有情心欢喜

【曲译】

随顺彼心入;满足众生意,

众生心欢喜。

就是说,至尊文殊(观察到)普天下的一切有情各自心中虽然具有本性清净,但自己未能证悟(通达)各自心中的真理,由於烦恼的缘故,轮回中承受痛苦,(对此等众生,至尊文殊)被大悲心所促使的事业,顺注一切有情各自的心中。

对於诸有情注入佛的事业,使满足了一切有情之意,并使一切有情心生欢喜。对生在地狱的诸有情,以善巧方便示现化身后息灭了所具有的各种痛苦,(有情)看到化身后生起了欢喜,逐渐引度到善趣之身中,成为法器时说法使其成熟并得到解脱。同样,对诸饿鬼、诸畜生、诸人、诸非天、诸天亦以善巧方便示现化身,渐次引入增上生和决定胜之道,并使其趋向成熟解脱,所以赞颂至尊文殊行做“顺注一切有情之心”,行做“使满一切有情意”和行做“令诸有情心欢喜”。

(四)以断证圆满之理做赞颂。

【华译】

成就究竟无错谬,

舍弃一切错误道,

三利无有疑惑心,

诸义三种功德主。

【释译】

成就究竟无错谬

一切谬解皆舍离

於三义中无疑智

诸我三种功德性

【曲译】

无有宗派谬,断除诸错乱;

三义无疑慧,众事三德体。

就是说,至尊文殊因为积集二资粮后成就究竟圆满,所以心中没有任何错谬,并舍弃了一切错误之道。成就一切无过之道后,对於成办自利、他利和自他二利的三利事业没有疑惑(不产生怀疑),由一心一意之心成为究竟后,为了普天下的一切有情的利益,成就了法身、报身和化身功德三者之主人——即获得了遍主金刚持的果位,而做了赞颂。

这些续句表明了通过修持方便智慧双运之道中获得了果断证究竟圆满三身果位之理,也表明了道要依次进入之理。(偈中)所说的“成就究竟”(成就圆满)之义在《庄严经论》及其释文《菩萨地》中说,学修胜解行道后,在获得初地的时候就获得了成就。又从地不断进入地后(指从初地开始不断获得二地、三地等诸地——译者),在获得第八地时,已经获得了成就不退转的果位,然后逐渐修道趋向究竟,十地圆满后,在获得一切种智的智慧时,成就已究竟圆满而获得了佛果。如果成为如此(指成就圆满或成佛——译者),必须要亲近依止善巧的善知识(精通诸经论的善知识、德才兼备的善知识),以闻思修逐渐修习,一定要按道的次第修持,道圆满后,成就三身果位的道理等亦有广述(指《庄严经论》和《菩萨地》中有广泛的解释——译者),同样在《现观庄庄严论》中亦有阐释。若要通达道之要点中开始所说的这一切广大内容(广大含义),务必要进入无垢(正确)的正理之道后,学修诸大论师所诠释的佛经密意之道理。所以,诵读此续的行者们应当向至尊文殊做祈祷后,对此等道的一切究竟要点获得定解,以及祈求在心中生起祈愿。

再者(大标题之三)以智慧身赞颂至尊文殊。

【华译】

五蕴之义三时中,

刹那一切能分辨,

由一刹那成佛陀,

持有诸佛之自性。

无身身者殊胜身,

身之究竟证悟者,

各处示现种种相,

大牟尼宝珍宝顶。

【释译】

五蕴义理三时中

於诸刹那能分别

一刹那中正等觉

持於一切正觉性

无身之身身中胜

解了诸身之边际

种种诸相诸处显

大宝即是大宝首

【曲译】

三时五蕴义,剎那能分别;

剎那成正觉,持诸佛自性。

无身身妙身,通达身实际;

普现诸色像,大牟尼宝顶。

就是说,至尊文殊对五蕴假名立为“我”之义,诸有情过去时(过去世)中所做什么什么事、受生於某某地方、造做了哪些哪些黑白业(善恶业),如何遭受了乐苦的果报等一切,以及现在的诸有情的一切心行、做一切什么什么事、一切居住於某某地方,承受了某某乐苦,积集何等黑白业;以及后世中将要受生於某某地域、将要承受何种乐苦,能了知一切。总之,诸有情在三时中如何已做,(将来)如何要做和正在做的一切刹那能一一分辨,即各个不混杂而能现知(或现见),由此一刹那见一切法,随时随刻现证佛果。是对至尊文殊的智慧之理做了赞叹。

其之隐义是,经过修习对金刚身严守要窍中不变之乐,二万一千六百刹那者皆能各自分辨,一切逐渐趋向圆满的最终时刻,就与诸法之真理融为一体,由此不变的一刹那快乐,於诸法随时随刻现证佛果,而获得了如是之智慧身,就是以不共密道的究竟果位大乐身或者智慧之身做了赞扬。

“持有诸佛之自性”是指一切佛在法身本性中是一体,因此说持有诸佛的自性法身。是以法身赞颂了至尊文殊。

“无身身者殊胜身”是说不变大乐空性专注(一心一意)所入的智慧法身,该身连积集极微尘的色法之自性的体积亦无有(就是说用肉眼看不到的极微尘所集积的体积大小亦不存在——译者)。虽然没有色法(粗法)自性体的大小,但能获得由相好庄严的色空之身,如此之身是一切身中最为殊胜者,一切身之究竟,虚空未尽之际不会变为他者之金刚身能证悟,即获得(获得最殊胜的金刚身之义)。是以色身赞颂了至尊文殊。

“各处示现种种相,大牟尼宝珍宝顶”,是说至尊文殊获得智慧法身后,对於普天下的诸有情在各处示现与各自(有情)根性相适应的化身。以天人相度化者示现为天人身,以人相度化者示现为人身,以飞禽走兽等相度化者就示现此等身(禽兽之相),以四大(水火风土)和树木之相度化者就示现如是之相而度化有情。

对於示现种种身相饶益有情而言,没有任何妄念分别,在法身之中仍不动摇,由于发心和愿力之故,犹如如意树、妙宝瓶和如意牟尼宝那样不须任何勤奋和分别,普天下的有情无论谁做祈求,就与他的善缘相适应地示现化身,顺利成就一切所欲(所希望)的事情。这就是佛的不共事业,就像法幢尖上的珍宝顶一样,是最殊胜、无上的。是对至尊文殊以行持殊胜事业而做了赞颂。

圣文殊真实名经释·至尊文殊加持速降雨水云赞之雷音中第九品平等性智品已释完毕。

分享到:  
29.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