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藏文版首页
首页 > 佛教典籍 > 显宗 > 正文

中觀根本般若論頌疏‧正理海

    发布:  2015-02-04 10:14:51     作者:   宗喀巴大師

中觀根本般若論頌疏正理海

龍樹菩薩  造頌

宗喀巴大師 造疏

 

 

至尊文殊妙音蓮足下栈Y

釋觀緣品(十四頌)第一

一切善說頂莊嚴,無央佛土諸善巧,最極讚頌甚深法,自性空緣起義性,
牟尼大仙恆照護。見彼佛經之心藏,無央土中佛子眷,甚深法語常喜足,
至尊慧藏我歸依。如何宣說諸了義,有引餘相疑惑處,無邊引證善駁斥,
惠予無上彼定解。立破正理不同道,千百光芒遍耀顯,摧滅邊執心暗稠,
龍猛曜說願超勝。妙宗如理最攝持,闡明聖尊教久住,祥德聖天馬鳴等,
敬禮大車諸傳承。猶如星聚央夜怙,造釋密意赫奕顯,成道佛護月稱宗,
信心憶念毛氈動,蓮花足下恆依止。摧毀煩惱極怨敵,開顯闡明正理道,
勝導上師希有論,直至有邊願護持。希求了義諸善友,及具廣許權政者,
爾時齊聲作勸勉,闡析甚深中觀道,我等至心生歡喜。了義之名生饜足,
唯見略義得知足,爾時至心應生起,甘受荷擔成就行。切莫摒棄諸妙論,
了義經粹般若義,瑜伽自在無邊道。未證邪妄疑暗聚,皆以正理燈善除,
抉擇無疑真實見。欲修龍猛究竟義,具慧於此中觀論,吾當善說專勵聽。

此中諸凡所解說之法者,皆是《中觀論》的論義,彼釋中分二大科:甲一、釋前導甲二、趣入正釋   

甲一、釋前導分五:
 
乙一、需要尋求真性以及尋求其軌則

  乙二、造論者之殊勝

  乙三、所造論典之建立

  乙四、信受甚深法之利益

  乙五、示甚深法堪為誰說之器

乙一、(需要尋求真性以及尋求其軌則)

諸佛盡其所有宣說,一切布施等行持,便是為了悟達空性之智慧,使其未生令生起,已生令安住,輾轉令增長之方便。如《入行論》云:「此前諸要目,佛為智慧說,故欲息昔苦,當啟空性慧。」云爾。彼之故,一切佛經語以正說與間接說,皆純然傾注流向於空性,故猶如諸盲眾,經由賢巧者引領盲者,導至所欲境地般。而以布施等引領至解脫城境,則須遍尋照見緣起空性之慧眼,此者是諸具慧者的真實所作業也。

復又,闡明即彼空性義,有授記善說與釋理,亦有依所化機之根性,宣說眾多不同了不了義門。若有起此疑慮思云:「何者如言執義?何者非如言執義?」於世尊經義如言執義之能立有品;以及除彼引別餘之違害有品等,是應須勵尋求以無邊正理,隨轉抉擇。此者諸大車軌一切教授,皆為一致。

乙二、(造論者之殊勝)

如是,《楞伽經》云:「我乘內證智,妄覺非境界;如來滅世後,誰持為我說。」謂說以別別等持智,止息妄覺之對境,名言分別戲論之乘,啟白世尊涅槃後,當由誰擎持聖教法。此之答云:「如來滅度後,未來當有人;大慧汝諦聽,有人持我法;於南大國中,有大德比丘;名龍樹菩薩,能破有無見;為人說我法,大乘無上法;證得歡喜地,往生安樂國。」此說龍樹菩薩之釋教,能離有無二邊,解釋了義大乘。《金光明經》亦說:此菩薩是佛在世離車子童子,謂稱一切世間樂見之轉世身。如《大雲經》云:「我滅度後,滿四百年,此童子轉身為苾芻,其名曰龍,廣宏我教法。後於極淨光世界成佛,號智生光。」《曼殊室利根本教》說,誕生年代與名號同彼,說住世六百歲。《大法鼓經》云:「一切世間樂見離車子童子,於大師滅度後,人壽八十歲,教法衰微時,轉身為名含能仁德號之苾芻,廣宏聖教,滿百歲後往生極樂世界。」

此又,覺賢上座與阿底峽尊者許說,此亦是授記龍猛菩薩。蓋以樂見離車子與龍猛菩薩,是同一續體故。《大法鼓經》云:「如是授記此菩薩,最後一生轉生南方國。」謂說降生於南方國四百年,是第二種說理。《楞伽經》與《曼殊室利根本教》,有說從登初地後,轉生極樂國。而《大法鼓經》說彼苾芻位登七地。《大雲經》與《大法鼓經》云:「未來當成佛」是說在欲界以化身成佛,故與《明顯燈論》所云:「龍猛菩薩以此身壽,以無上瑜伽道獲得金剛持果位。」不相違之。

同說釋迦能仁世尊即身壽百歲時成佛,亦說往昔眾多劫以前即以成佛,亦與說之不相違也。龍猛依怙是一如此偉大之補特伽羅,以無上瑜伽乘住世六百年,而若說未能成佛,那末應許如無上密續所說:「勝根所化機,一生成辨金剛持果位。」亦終成唯文字而已。是故,《六十正理論釋》云:「此依怙所釋說未達究竟。」此說是惟就依據,般若顯乘咝兄溃魅缡钦f也。

乙三、(所造論典之建立)

如此聖依怙造論甚多,《百方篇》等醫方明共同論典,以及內明亦有造論,密續與波羅蜜多等論典。並以了義經教宣示甚深幽微中觀正道,此是由《集經論》引《般若十萬頌》與大乘菩薩經藏,等眾多經典而作宣說。言以正理顯示者,即有《中觀根本慧論》、《七十空性論》、《迴諍論》、《六十正理論》、《精研論》、《寶鬘論》等,以眾多正理來作抉擇斷定。由某些讚頌偈,亦雖有顯空性,但,並不由正理所成。彼上諸論典又涵攝二分,即主要明示斷有無二邊的緣起空性;及主要明示以不見有無二邊道來脫離輪迴。

初中者,即由實事師,於人法增益之自性所成而破斥者,即是由《中觀根本慧論》所示。對於彼人及法增益自性之能立量等推理十六句義,即是由《精研論》所破斥。如論云:「如諸法自性,不在於緣中。」又云:「若一切無體,言語是一切;言語自無體,何能遮彼體。」謂有呈現此答辨故。《迴諍論》所示,則是彼中論初品的餘剩。此論以〝自性空〞文句說緣起義,後說自性無,且以彼說能破所遮及成立所立宗。故於無自性品,一切量與所量及立破之能所,亦明示應為合理,對於言說自性有,則明示一切量與所量諸多不應理等。

《根本慧論》中顯示說一切能所無自性,皆為合理,尤顯以能破所破、能立所立,示為合理,則能遮倒「於此宗不容成立自宗」之念故。《七十空性論》依於《中論第七品》,如云:「如幻亦如夢,如乾達婆城,所說生住滅,其相亦如是。」謂於此論所說呈現答辨,即為彼所餘剩之論文。《七十空性論》又云:遮遣生住壞之自性,則有學者引經教說:「彼諸說非為合理」而加以辨駁。《七十空性論》云:「生住滅有無,以及劣等勝,佛依世間說,非是依真實。」謂此說一切生滅等,佛陀是依世間共許之名言增上而宣說,非是依真實有增上而說,故於彼做此答辨。

於《七十空性論》文品中宣說眾多破斥生等自性有,最後頌云:「以此一切法,皆是自性空;故佛說諸法,皆從因緣起;勝義唯如是,然佛薄伽梵;依世間名言,施設一切法。」此說真實之勝義實相,唯僅是緣起自性空,故一切生等有事,是依世俗名言增上假施設而立。《中觀論》云:「諸佛依二諦,為眾生說法,一以世俗諦,二第一義諦。」此說亦是顯示自性空為勝義,生等是為世俗。然而,若未依前論所說緣起自性空,則對於世俗名言有之義,唯依名稱之名言增上而安立為有,亦不得知解。而且,對於自性不空會顯示與眾多正理相違,欲成立無自性,此種種一切,顯示唯依名稱之名言增上而有之義;以及對於彼理一切能所建立,明示為合理等,皆不得解其要領。故為了達此義,而造《七十空性論》。

為離生死輪迴得解脫,須要斷除有無邊見之道次,此道次即由餘二論典作明示。何以故?《六十正理論》云:「由有不解說,由無住三有。」此說是顯示墮有無二邊,將不得解脫。又云:「遍知有無事,聖者得解脫。」此說謂以無顛倒了知,有無實事之空性,諸聖者當離生死輪迴而得解脫。輪、涅彼二若非是相互不依,故成自體有之自性亦不存在,此為彼諸事物之真實義。於此中亦有宣說,存在實事輪迴與非實事涅槃,故對於彼二說自性無而不應理之難,此之答辯所說是如前亦爾。此輪、涅是隨順世間名言識執取為有而說,非是隨順聖者現觀空性之心境而說,以遍知輪迴生死無自性生之智,遮破於果時,現證滅諦,則說安立為獲得涅槃。若不爾者,滅盡自性有之煩惱,與自性有之蘊體往後不生,是為現證滅諦涅槃,以及遮破窮盡煩惱與蘊都不應理之說,以此無自性之理而破斥,且彼理在小乘涅槃的教文中,亦皆有作如是解說。對於成立彼之支分論義,諸餘論典中亦皆有說。

總而言之,獲得阿羅漢果位時,說是獲得涅槃與現證寂滅。對於彼真實之義,若說無空性勝義諦現前,決不容獲得涅槃,此是由小乘經為主要成立之義。《寶鬘論釋》云:「增上生的能立是信解之信心,由彼事先生起,而令轉為決定勝的能立慧之器。言慧者,即了知無勝義有之我與我所,依於此而了知蘊無有真實,則便窮盡我執,乃至未窮盡蘊之實執,輪迴無法遮滅,若能窮盡則能還滅。以無見當墮惡趣,以有見則輪迴善趣,故離彼二之解脫,當知應是不依有無二邊之清淨真實義。彼義者,即攝六界假立為士夫故。彼等於一、異任隨皆不成立,故非有真實。界與蘊同理亦應作如是觀。」

此論與前說二論亦多有顯示,遮遣人與法有自性的緣起見,成辦了知不依二邊的清淨真實義慧,對於脫離輪迴獲得解脫之道,是決定需要之,此是《寶鬘論》主要之義。《根本慧論》與《七十空性論》亦皆有說,以了悟空性之道還滅無明,復由彼滅諸餘支分,此是主要呈現決斷境上之緣起性空。不主要呈現成立了悟彼之有境為解脫之因,此意趣是說成辨前者較為困難故。對於彼諸義,簡要言之,若由《根本慧論》與《精研論》廣泛遮遣,敵論他方的能立與所立,而顯示空即緣起之義,如此所破於彼宗立破之能所,亦成非應理,便有念云:「無法令成破他宗與成立自突。」。故以《迴諍論》來顯示無自性,彼等所有一切能所,皆為應理。

如是,以立破之作用所抉擇之緣起無自性,此乃殊勝之義,故此種種一切,皆依世俗名言增上而安立為有者,即世俗有之義。於此若由《七十空性論》所示,便能了達唯名言假立之世俗名言義,一切能所皆為應理。謂說二諦之理即須如此了悟,而獲得佛果位此待何須言說!乃至脫離輪迴獲得解脫,更是不容遺缺,此理由餘二論所示。故此大聖龍猛,於一切入大小乘門,見為道之命根而施予眼目,身恩澤德極為廣大。彼諸論典中,最令為殊勝者是《中觀根本慧論》,此論明示無邊不同正理門,於定解甚深幽微中觀義,是最為澈底究竟故。

乙四、(信受甚深法之利益)

信解如此甚深幽微法要,是最為稱讚,如《集經論》云:「若信解甚深法,便能攝集一切福德,乃至未成佛以來,世出世間一切勝事皆能成辦。」如《寶施童子經》云:「曼殊室利!若諸菩薩無善巧方便,經百千劫修行六波羅密多,若復有人聞此正法,生疑心者,所得福德尚多於彼,何況無疑而正聽聞,及以書寫、受持、講說、為他開示。」

《能斷金剛經》云:「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殑伽河中所有沙數,設有如是沙等殑伽河,是諸殑伽河沙寧為多不?善現答言:甚多世尊,諸殑伽河尚多無數,何況其沙。佛言善現,吾今告汝,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妙七寶,盛滿爾殑伽河沙等世界,奉施如來,是善男子善女人,由此因緣所生福聚寧為多不?善現答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世尊告曰:若復有人,以此法門,乃至四句伽陀,受持讀誦廣為他說,所生福聚甚多於前。」

《如來藏經》於說上品十不善法後云:「假使眾生具足彼等,若能悟入諸法無我,信解諸法本來清淨,則彼眾生必不墮惡趣。」《伏魔品》云:「若有苾芻了知一切諸法最極調伏,了知眾罪前際性空,則能滅除犯戒憂悔,令不堅固。於無間罪尚能超勝,況犯軌則尸羅微細邪行。」《未生怨王經》云:「諸造無間罪者,若能聞此正法信解修行,我不說彼業是真業障。」謂此諸宣說,是以聖龍樹所引而說。

乙五、(示甚深法勘為誰說之器)

雖具聽聞甚深空性之法語,然有一類人不起信解而生毀謗,故墮入惡趣;其餘雖起信解,然而對於自性空義,顛倒執取說為空無所有而成誹撥。因此,說法者當作如是說:「應決定生起殊勝信解。」此從何了知彼之徵相耶?如《入中論》云:「若異生位聞空性,內心數數發歡喜,由喜引生淚流注,周身毛孔自動豎,彼身已有佛慧種,是可宣說真性器,當為彼說勝義諦,其勝義相如下說,彼器隨生諸功德。」有說此三種徵兆。

彼中,非僅無上述二種過失,且能引發聽聞者種種功德,即彼聞器聽聞空性見,如獲得寶藏般心生歡喜,且思惟為令空性見,於他世生中不退失之方便故,常能正受安住淨戒。彼作是念:我若以戒律失壞之因緣,必以此而墮入惡趣,致空性見續流為之間斷,故受持戒律儀守護不犯。

又作是念:我縱能嚴持淨戒投生人天善趣,倘若生於貧窮匱乏之家,缺乏衣食等資具,恆須追求而心散逸,則聽聞空見與修習空義皆將間斷,遂於福田盡力供施。復作是念:此空性見要以大悲心攝持,方能引生佛果,若與彼相離則不能引得,故恆修大悲心而為根本。

復作是念:由生瞋恚力能墮惡趣,雖投生善趣,然令身色極不可愛,緣此令諸聖者不生歡喜,故當修安忍教授。又見持戒等善根,若不迴向一切種智,則非是成佛之因,亦不能恆感身及資財無量妙果。故將持所有戒等善根,為度眾生出離生死故,迴向於大菩提。見諸菩薩主要宣說如實甚深緣起,故於諸菩薩所起極敬重心。

《入中論》云:「常能正受住淨戒,勤行布施修悲心,并修安忍為度生,善根迴向大菩提,復能恭敬諸菩薩。」對於空性見的領悟,若已達要害,便能抵至如此信解林中。若誤解為以正理遮遣一切因果,未斷此錯亂前,乃至自言說心不欺誑,然甚深緣起之堅穩定解,成無有是處,故非僅無聞者之種種功德,諸過失亦隨之生起。是故,秉持不違害因果緣起之定解,聽聞執持甚深經論典籍,與思惟其義及作修習,並發願生生世世遍起信解耳。

 

 

分享到:  
29.1K